您的位置:首页  »  综合小说  »  妹妹的空姐死党 - - 妹妹的空姐死党 -
妹妹的空姐死党 - - 妹妹的空姐死党 -
   五点了,虽然清晨的风是冰凉的,却仍带不走我的一丝倦意。高速公路上车辆稀少,我却无心享受这难得的畅快,一方面是睡眠有点儿不足,一方面是不得不驱车赴约的无奈。
  记得昨天当公司老大微笑点头的那一刻,我就期待着休假,这可是费尽心血,用企划案换来的,心想,终於可以好好休息,睡到头肿起来,嗯…还可以利用这个时间…此时手机响起,那一端传来老妹的声音。
  「哥,一件事情和你商量一下好不好」虽然她的语音充满一种愉快,可是我却开始反射性的一阵紧张,因为老妹口中的「商量」通常是一种「要求」,甚至是一种「威胁」,一定有什麽烫手的山芋硬丢过来,等着我去接。
  「ㄟㄟㄟ,少来,每次你说的都没好事,我可告诉你喔,我难得休…」为了避免万一,我得先把话讲在前面,不料,她比我撂的更快。
  「好啦,好啦,以前我那个死党阿,韵筑有没有,她今天从旧金山飞回来啦,我明天要上班,你帮我去接她!」
  「可是…我休假耶,我正想好好…」这下还得了,得来不易的假期竟然还要等飞机接人,还当司机!我急着想推掉。
  「好啦好啦,韵筑你认识嘛,帮帮忙啦,003,先谢谢罗!」
  「ㄟㄟ…」回答我的,是一阵沈默,真是该死,偏偏叫我去接,这简直就是强暴我的假期嘛!先前的兴奋彷佛被人当头淋一盆冷水,突然间,我也好想加班哦!没想到恶梦尚未结束,我查到华航003班机到达时间是早上5点30分,我就有一种晕眩的感觉,因此心情一直恶劣到现在。
  这种心情,并没有随着眼前熟悉的高挑美女而改变多少,韵筑高中时就和老妹同班,俩人还读同一所大学(不同系),说是我的第二个妹妹并不为过,就因为是熟人,我就丝毫不掩饰心中的沮丧。
  「小哥(我是长子,她降子叫是有原因的,说来话长),很抱歉,还要麻烦你来接我,都是小慧啦,就说我想先回家,可是她说什麽都不肯,说是下班後要和我去玩,真拗不过她…小哥,真是抱歉捏…」她的神情,一贯的有点腼腆,可能是不悦爬了我满脸。不过听韵筑口中堆满抱歉,反而让我感到不知如何回答而手足无措了。
  「没…没关系,反正今天也没事,放假嘛,我们都很高兴你回来,来来来,行李我拿!」为了化解僵硬的气氛,言行中也加了点热情。其实这又不是韵筑的错,我怎可将对妹妹的牢骚转到她的身上呢,这未免太小家子气了吧!
  回台北的途中,我们简单的闲聊着,透过车厢内的後视镜,我发现韵筑的脸色明显的有点憔悴,「不舒服吗,脸色不太好喔!」熟人了,透露些关心也是应该的。
  「喔,嗯,头有点昏,可能是时差吧,吹吹风好了」说罢,她便将车窗玻璃大开,清晨的凉风就充满车室,约过半个多小时,已经到家了,看看手表,也已经快7点了。
  「来,家里的钥匙先给你,四楼没忘吧!小慧的房间老样子你知道的,我帮你拿行李」看她踉踉跄跄的离开,心想,待会顺便将洗澡水放好,让她洗完澡好休息吧!虽是熟人,也别让人说我们都不会待客。还好行李不是很重,拿到四楼,只见韵筑趴在老妹的床上,拖鞋都没脱,显然睡着了。
  「ㄟㄟㄟ,我知道你很累,不舒服想休息,不过先洗个澡可能会轻松一点吧!」我一边说,一边用脚摇着她,就像叫我妹起床的样子,只见她手擡了擡,又无力的放下,脸上还有些红红的,我见状顺手摸一下她的额头,哇!烫烫的捏!记得冰箱里还有些舒跑,我就倒了半罐,加在一大杯温开水中,让她喝下。
  当我将她的鞋放好,行李也摆好的时候,看见韵筑冒一身大汗,嗯,冒汗是退烧前兆,很好,可是得注意保暖。我从五斗柜中拿了件乾毛巾预备给韵筑用,看见她躺在床上,胸口随着呼吸起伏,不禁有些异样的感觉,华航的制服,穿在女生的身上,还真是好看!
  不知为何,突然有种怜惜的想法与冲动,我告诉自己,就帮她擦擦汗吧!轻轻坐到床沿,扶起韵筑,「你流了一头汗,我帮你擦擦」一边说着,我一边拿乾毛巾轻抚她细致的脸颊。韵筑真算的上大美女,瓜子脸,挺鼻梁,小巧的嘴,白皙的皮肤,加上一双大眼睛,所谓的美女应该也差不多在这个范围(後来知道华航蛮多都是这样的)。
  我擦乾她的脸,再用冷水毛巾帮她拭一下,显然,她舒服许多,闭着眼,说:「小哥,我好多了,这样就好,谢谢…」突然间,我有种失落感,赶紧接着说:「你汗流了一身,我先帮你擦擦脖子,待会儿你洗完澡好睡觉。」
  「这…这样不好吧?我自己来就行…」韵筑连忙坐起来,还把冷毛巾拿过去,没见她擦拭的动作,却是一直摸着自己的额头。
  「你看,你坐都坐不好,还擦咧,我帮你服务一下,啊,不收钱的喔!」为了化解这个僵局,我开玩笑的说,说的同时将她放倒在床上,擦了擦她的脖子。韵筑的脖子,会让男人着迷,白皙的皮肤,很细致的样子,仔细看,还长着柔细的毛发,不知道直接的触感如何?
  擦着擦着,我提议:「你长途飞行,又有点着凉,这样子好不好,你先洗个热水澡,我帮你弄点吃的」不知怎麽回事,我展现前所未有的温柔体贴。看到韵筑投来怀疑的眼光,我连忙解释:「呵呵呵,病人特权!」同时也讶异似乎除了怜惜,好像有别种感觉在酝酿。
  当韵筑洗完澡,吃完早餐,回房休息时,我在客厅走来走去,想挤一点下午的计划,努力了半天,还是白费,因为我脑中只是想到:再去看看韵筑。打定主意上楼,真好,门没关,韵筑侧躺床上,我轻轻爬上床到她身边,摸摸她额头确定烧已经退了,此时她突然翻过来,我赶紧跳下床,过一会儿又翻过去,我一方面知道和时差、病魔对抗是很不好过的,一方面也知道:机会来了!
  「我来拿个东西,看你翻来覆去的,好吧!好人做到底,让你享受小慧的特权好了!」说着便不分说,在她右肩和脖子接合处轻轻揉了起来。说起来,按摩我可是非常拿手的,可是经过专业美发师(表姊)指导过喔!也因此老妹常常强迫我帮她服务,说是「复习」。
  「不…不用了啦……嗯…」刚开始韵筑明显的拒绝,不过我揉了几下,很明显,她开始觉得相当受用,就不拒绝了。我使出浑身解数,从後脑勺,後颈,太阳穴,一直到肩膀,肩胛骨…无一不受到照顾。「嗯…好舒服喔,小哥,这样会睡着…」这正是我的本意,不过我还是说「你太累,能好好睡个觉也不错ㄚ」
  一边揉捏着,一边将韵筑放趴在枕头上,然後开始揉着她的肩,「我看就帮你做全套的吧,你喜欢的话…」我自顾的解释着,不过意外的,韵筑并没拒绝,只是叹口气「嗯」了一声,享受着放松的舒泰。我边按摩,边不着痕迹地将她休闲服的下摆,拉出牛仔短裤,然後,顺势就伸进去直接与她背部的肌肤接触。
  「哦,这样不…不好…」虽然她这麽说,但令人难以抗拒的按摩却早已开始了,就如我想像,韵筑的肌肤非常滑腻,好像涂了一层非常薄的奶油,很细很柔,触感一流,最重要的是,游走整个背,竟然没有任何的突起,此时我开始在她耳朵边灌着迷汤(也是事实啦):「你的皮肤好滑哦,用的欧蕾没有过期喔!」听她轻轻笑着说:「哪有!」不过听的出有一点点得意,成了!跨出一步。
  双手没闲着,又说:「哇,你背後没有半个痘子耶,小慧要检讨罗!」如此半调笑式的称赞,一句句让韵筑一次次的放松,终於,关键性的时刻到了。
  「你已经放松多了,不过还不够,因为每次都会被你ㄎ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