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淫妻孙舒洋 - - 淫妻孙舒洋 -
淫妻孙舒洋 - - 淫妻孙舒洋 -
   汉民大厦,建设于一九九二年,共有二十三层
  安名扬就职于此楼第十四层的普希国际商贸公司。这家公司虽然已经成立七
  八年了,但却发展缓慢,到现在还是半死不活的。安名扬是2006年5月份来
  到这个公司的到现在已经快五年了,当时他大学刚毕业,在当地的人才市场找到
  了这家公司。也是在这家公司里认识了他的妻子孙舒洋。
  孙舒洋是普希公司众多女性中非常突出的一位,个子高挑,身材丰满,五官
  精致。她是公司的公关部经理,业务能力也是十分强。所以当安名扬娶到孙舒洋
  的时候不知道羡慕死了多少未婚已婚男性们,这也让安名扬小小的虚荣心满足了
  一把。
  安名扬刚到公司的时候便是有由孙舒洋带着的,慢慢的两个人之间便产生了
  感情,在相恋一年以后,便走进了婚姻殿堂,到现在为止两人结婚已经四年了,
  唯一可惜的是孙舒洋没有为安名扬怀上个宝宝,这让远在外地的安父安母十分着
  急。安名扬为了不让妻子有心理压力,也只能心里急一急,面子上却摆出一副满
  不在乎的样子。其实安名扬早就提议要陪妻子去医院检查,但都被孙舒洋以各种
  理由拒绝了。这让安名扬十分郁闷,无奈。
  其实安名扬很不理解,为什么妻子不答应去医院做检查呢?但自己又不好硬
  逼着妻子问。心理自己安慰自己说慢慢会好的,这事情就这么被搁置了。
  安名扬除了郁闷妻子怀不上宝宝以外对于自己的这个老婆,安名扬还是感到
  十分满意的,勤俭持家,温柔贤惠,尤其是对性方面更是对安名扬言听计从。这
  让安名扬享受到了无与伦比的性福生活。每每晚上都会从梦中笑醒,然后抹把口
  水接着在睡。
  老天爷似呼总是喜欢作弄人。安名扬本来幸福美满的生活,在目睹了孙舒洋
  的一次外遇后,这样美好的生活就这么被撕裂的支离破碎。
  事情是这样的。
  前些日子,安名扬被公司派出外地验收一批进口货物,公司给的时间是一个
  星期。但安名扬自己在外地呆的嫌孤单,所以在自己的努力下用了五天便把把这
  批货物验收完毕。心想着能早回两天家,可以给老婆个惊喜。就这么抱着颗热腾
  腾的心的安名扬还专门在当地为自己心爱的老婆挑选了些当地的特产以及服装等
  等的东西就匆匆忙忙的坐上了回家的飞机。
  飞机降落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左右了,一下了飞机,拎了两个大皮箱的安
  名扬拦了辆的士便朝家急驰而去。
  安名扬家就住在当地的一个二流小区里,虽然小区各方面配套设施不怎么样,
  但好在安保上物业却做的十分到位,这也让业主们的心得到了些许安慰。安家是
  住在十五楼的,安名扬当时买房的时候就是为了视野好,以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住
  在这里我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很快安名扬便来到了自己家门外。她知道今天老婆一定在家,因为今天是她
  的休息天。
  站在门外安名扬脸色有点怪,虽然房门是关着的,但却还是挡不住那劲爆的
  音乐声。
  「怎么回事?平时她很少听音乐的,而且就算听也是一些轻音乐。」虽然纳
  闷但安名扬也没往别处想。
  「咚咚咚」安名扬敲了敲门后便等在门外。
  过了一会还是没人给开门。安名扬从兜里掏出钥匙便自己将门打开了。这不
  开不要紧一开下一跳。
  「啊……用力……用力……好爽……哦……」熟悉的叫床声,「啪……啪…
  …啪」肉体的碰撞声,「%¥¥II#%」吵杂的音乐声。客厅中孙舒洋赤裸的娇
  躯跪爬在宽大的布艺沙发上大声的淫叫着,而她身后正有一个身体肥胖头发花白
  有些秃顶的胖子双手扶着她的白嫩丰满的屁股的用力的拱动着。两人激烈的大战
  着,连安名扬已经进到房内关住了房门都浑然不知。
  「爸爸……用力……用力……啊……好爽……女儿……女……儿……被你…
  …干……干死……了!」
  此刻安名扬的心早已经碎了。提着的两个包也没往家里拉。就真么自己身体
  颤抖着关上了门愤怒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啊……啊……乖……乖女儿……我要……要射了……射到……你……穴穴
  里……好吗?」突然老头屁股拱动的速度猛然变快。
  「啊……射……射给我……用力……啊……到了……到了……啊……」孙舒
  洋一只胳膊垫扶在沙发靠背上,一只手用力着揉捏着自己的大白奶子,屁股同时
  也用力的向后顶着。
  看着老头猛力收缩的蛋蛋,安明阳意识到他在射精,呼的心中的怒火猛然爆
  发。
  「我操你妈!」安名扬一脚朝着老头的屁股跺了上去,紧接着拳头如雨点般
  向老头身上散去。
  「啊……」由于安名扬这一脚T的是老头的屁股,所以导致老头还插在孙舒
  洋骚B里的鸡巴向前一刺答道了前所未有的深度,没想到把个本来正准备回头的
  孙舒洋爽的泄了精。
  「小安……小安,你先别激动,别激动!」老头被接踵而至的攻击打的从孙
  舒洋身上滚了下来满地的打滚,边护着要害边求饶着。而孙舒洋也从刚才的泄身
  中清醒过来,抱着个沙发靠垫脸色煞白的看着暴怒的安名扬,连句话都说不出来。
  「激动你妈个B,我操,老子操你妈!」听到老头的求饶,让安名扬心理更
  是愤怒异常,不觉间出手更是重了几分。
  大约几分钟后,此时孙舒洋也从惊慌中醒过神来,眼看着老头在地上的动静
  越来越小,心理不觉间有开始着急。
  「名扬,别打了,再打,他就死了。」孙舒洋哭泣着喊道,她不是怕打坏老
  头,他是怕安名扬因为这个而做监狱。
  「啪!」安名扬听到自己老婆的话后,转过身一个耳光将孙舒洋打倒在地,
  手指着嘴角流血的孙舒洋怒声骂道:「贱货,怎么这就心疼了?」
  孙舒洋捂着被打的半边脸傻傻的看着愤怒的安名扬,眼泪象止不住的水龙头
  一样哗哗的向下落。在她记忆里安名扬从来没有和她说过半句过硬的话,更别说
  象这样动手打她了,所以虽然她知道自己做错了,但还是觉的心理委屈。
  看到孙舒洋沾满了泪水的苍白脸庞,安名扬本来暴怒的心也开始平静下来。
  但紧握着的拳头可以看出他现在的心情。
  安名扬用力的揉了下脸后,扭曲的五官终于回复了平静,转身过去把这该死
  的音乐关掉后,安名扬到厨房狠狠灌了杯凉水后便找了个椅子坐在了孙舒洋对面
  不远处,直直的看着自己一直心爱的女人。
  这个老头其实不是孙舒洋的爸爸,他是孙舒洋公司的老总也是安名扬的老总,
  名叫王野,今年六十八岁。安名扬一进门看到这颗微秃的脑袋便一下猜出了对方
  的身份。
  孙舒洋的眼泪已经止住了,抱着靠垫尽量的遮掩着自己的羞处。虽然动作很
  小但都杯安名扬看在了眼内。不觉间安名扬心中又是一阵气血翻腾,下意识的脱
  口而骂,「还捂个J8,都他妈被操了,你他妈还捂什么」
  「呜……呜……呜……」听到安名扬的谩骂,孙舒洋埋首在靠垫内又哭了起
  来。
  「别他妈哭了。」安名扬厉声吼道。
  「呜……」孙舒洋被安名扬这么一吼还真就不哭了,只是满眼眶的泪水让人
  看着有点心疼。
  「老王八,给老子起来,还装你妈B,在装老子拿刀捅死你。」被孙舒洋眼
  泪快要击败的安名扬立马转移视线,看到地上躺着不动的王野狠狠一脚踢在了他
  的大腿内侧。把个正在装昏迷的王野疼的一下子捂住伤处哀号起来,「唉呦……
  小安……别……你听我说……别动手,别动手啊!」边说还边挪动着屁股向
  后移去,手向四周摸索着自己的衣服。
  看到了老头的动作,安名扬突然计上心头,起身又是一脚踢在了王野的身上,
  「别穿,穿你妈B,给老子就这么坐着。」说罢安名扬开开家门将还在外面放着
  的两个大皮箱搬了进来,从其中一个包里取出了一台数码相机。
  「名扬,你要干嘛?」看到安名扬的动作孙舒洋既惊慌又胆却的问道。
  安名扬没有理会孙舒洋,而是拿着相机「啪」「啪」的拍了起来,一会拍拍
  王野一会拍拍孙舒洋。
  「小安,别拍,别拍,有话好好说啊,我可以给你钱,让你升职,你想怎么
  样和我说……别拍……」王野捂着脸皮大声的开出了自己的条件。孙舒洋更是大
  哭着用靠垫捂着脸,整个身体蜷缩成了一团。
  「啪」又是一脚狠狠的踢在了王野的身上,「钱你妈了个B,死王八!」踢
  完后安名扬看了看相机中的照片感觉还有点什么欠缺的,略微想了下了后对王野
  说道:「去过去搂着她。」
  「啊?」王野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个啊音还没落便又被安名扬用皮鞋踢在了
  小腿上,疼的王野直抽冷气,「没听到?让你他妈搂着这个贱人。」
  「名扬,对不起,对不起,求你别这样好吗?你打我吧,骂我吧,求你别拍
  照好吗?对不起……」孙舒洋被安名扬的举动真的吓到了,从沙发上跌坐在地上
  抱住安名扬的腿来回的摇着。也不顾自己赤裸的全身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
  「别他妈逼我揍你,给我滚到沙发上去。」安名扬对着孙舒洋怒吼道,又掉
  头看向了王野,「还他妈不动?」说罢便作势要打。
  「我动,我动,别打了,别打了。」见着安名扬又要动手王野马上爬着向孙
  舒洋而来。而孙舒洋见求安名扬没用,自己起身就要向卧室跑去。却被安名扬一
  把抓住扔在了沙发上。
  就这么着安名扬要求两个人做了几个动作,拍了N多照片后,又修理了一顿
  王野才吧王野打发走。可怜的公司老板就这么满身青紫走路一瘸一拐的走了。
  见到王野走了以后。安名扬信步走到因为刚才拍照的事,还在沙发上发呆的
  孙舒洋身边,将裤子解开,露出了自己早以硬的发涨的鸡巴。注视着孙舒洋说道
  :「爬好了。」
  「嗯?」孙舒洋下意识的嗯了一声,但当她掉过头后却吓了一跳,看着自己
  眼前在熟悉不过的大鸡巴,她惊讶异常。「没听到吗?我让你爬好了。」安名扬
  再次说道,只是声音变的更加冷漠。
  「对不起,名扬,是我不好,求你原谅我吧!别这样好吗?」不知道为什么,
  孙舒洋觉得现在的安名扬向她求欢是带着伤心,带着绝望,所以孙舒洋不想这样。
  只是满含泪水哭泣着看着安名扬说道。
  「少他妈废话。」安名扬一把将孙舒洋推翻,又抱起她的身子将她摆成半趴
  式,而孙舒洋刚开始有点挣扎但马上就不在挣扎,她知道此时挣扎是徒劳的。
  看着眼前这熟悉的大而白嫩的屁股,和粉嫩可人的小穴,安名扬在也没有以
  前的温柔。抓着鸡巴对准了孙舒洋的小穴后便猛的插了进去。一插进后就感觉小
  穴内润滑无比。安名扬想起了刚才王野是射在孙舒洋体内的,不由的心头火气又
  噌噌的冒了起来,接着便猛的做起了活塞运动。
  「啪」「啪」「啪」安名扬狠命的操着这个刚才还被别人操着的本因该属于
  自己的小穴。
  而孙舒洋却不想让安名扬看到自己的淫荡一面,本来身体被快感一阵阵的侵
  袭,但她却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叫出声来,只是从鼻腔内发出「呜呜」的声音。
  看这孙舒洋的现在的表现又想起了刚才她的放荡,安名扬恼怒之下抬起手啪
  的一声一个大耳光重重的打在了孙舒洋白嫩的屁股上,顿时屁股上浮现出一个微
  红的手掌印。「给我叫,怎么不叫了?刚才不是叫的挺爽?」
  「啊……」孙舒洋一声惊叫,紧接着浑身一阵酸麻,在这种情况下孙舒洋达
  到了高潮。
  「操,果然是个……贱货,这都……能高潮。」安名扬边干边骂道。
  「啊……啊……好爽……用力……老公……用力啊!」此时的孙舒洋在刚才
  那一个耳光后,彻底已经被欲火占据了心灵。
  「贱人……干死你……干死你!」安名扬疯狂的抽动着自己的鸡巴,时不时
  还探手抓住孙舒洋摇晃着的饱满奶子用力的揉搓着她的乳头。
  「啊……干……干死我……老公……干死我……啊……爽……从……从来没
  ……这么……爽……啊……」孙舒洋紧闭着双眸双手用力的抓着沙发,一副欲仙
  欲死的模样。
  「用力捏……啊……捏奶头……好爽……啊……小穴被……被你……操翻了
  ……啊老公……好棒……好棒……啊……干死了……死了……」
  「妈的,贱货……贱货……人人……操的贱货……我干死你……干死你个婊
  子。」安名扬心理野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他只感觉自己的鸡巴前所未有的硬,
  自己的心理也有种前所未有的刺激。
  「对……我是婊子……人人……人人操的婊子……啊……用力……老公用力
  ……啊……操死我……操死我……操的我给你……给你……生小孩……操啊……
  啊……爽死了……啊……老公好棒……」
  「啊……快……快射了……射死你……射死你这个……婊子……烂婊子……」
  「射……射死……小婊子……啊……好硬……老公用力……用力……操死婊
  子了……操啊……啊……我也要……也要到了……啊……老公好厉害……射了…
  …射了……啊……啊……啊……好烫……好烫……」
  「啪……啪……啪……」十数次猛力的抽送后,安名扬的动作渐渐的慢了下
  来,大约一分钟后,安名扬从孙舒洋的阴道里退出了已经明显软化的鸡巴,看也
  不看孙舒洋一眼,便独自走进了浴室,走的时候还不望把数码相机拿上。
  「呜……呜……呜……」感觉到安名扬的离开,孙舒洋无力的趴在沙发上痛
  哭起来。
  浴室中……
  安名扬对着镜子站着,双眼通红,泪水无声的滴落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