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家附近最近开了一间小小的餐厅,老板娘姓萧, 人人都叫她做萧太太萧太太虽不算漂亮,但皮肤白里透红, 腰小屁股大尤其一对大奶子,足有三十六E,如大木瓜般。 我因为老板娘的关系,所以经常到那里吃早餐, 慢慢就和萧太太混熟了。 萧太太对我像是大姐姐对小弟弟一般,老是亲匿的叫我「小言、小言」的, 对我没半点戒心。 所以我经常趁她不留意的时候,紧盯着她那美妙的身材, 让眼睛吃吃霜淇淋。 不知不觉,我现在每天都养成一个良好的习惯, 就是一边到餐厅吃早点一边看着萧太太干活, 大饱眼福。 清早就能够欣赏眼前一对美乳在绷紧的衬衫中晃来荡去的, 有时还可以趁她弯腰时从领口偷看那深深的乳沟!真爽。 餐厅每天下午都会休息大约三小时,我经常都趁机会在这时间串门子, 有一次我发现老板出外办货,只有萧太太在厨房里工作, 于是我便走入厨房和萧太太闲聊起来。 她也习惯了我在这时间出现,现在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但当初她也曾问我,为什么总是来餐厅坐, 不用温书的吗?我答她说: 「嗯…我上大学只是混水摸鱼罢了 不用现在就拼命的啦。 考试又还未到…我早午都有课,可是中间却隔了几小时…这样的「天地堂」, 看电影又不够时间唯有在附近闲逛了…而且反正要吃饭, 自然是来萧太太你这里最好了啦! 东西好吃 又有萧太太你这大美人陪我谈天说地的。 」口中说得漂亮,可是我在心中暗想,难道要我老实对你说, 我是来看你那对巨乳的或是对你说,我常常来, 是因为我想将你弄上床去?萧太太听到我拍她马屁 脸上一红 笑骂道: 「你这小子,没正没经的, 乱开老大姐的玩笑。 对了,你怎么不带女朋友来坐坐啊?让萧太太看一看你的小女友嘛。 」我立即装出一个伤脑筋的样子, 说: 「不要提了, 学校里那些小女生又麻烦又吵闹,我最怕她们了, 而且她们也不会看上我的啦!」萧太太一脸惊讶的道: 「怎么会呢?小言你的样子不错嘛…一表斯文的 身材又高大是你看不上她们才对吧?」 听到萧太太的赞美, 我只好支吾以对反正也不好意思对她说,我是一表斯文没错, 可是我正正是一头衣冠禽兽学校的女生都没有萧太太那么好的身材, 所以我才没兴趣啊。 这次谈话,说着说着又谈到这个话题,萧太太就像其他传统妇女一般, 总是关心小辈们和女生交往的进展当萧太太又再一次问起我为什么还不去结识女友的时候, 我趁着萧太太不注意时慢慢的走近她的身边突然将双手穿过她背后, 用力地揉搓她的巨乳 同时在她耳边说道: 「我不去结识女朋友, 是因为我喜欢了你啊!萧太太。 」猝不及防的被我偷袭得手,萧太太一声惊叫, 立即挣扎起来。 可是论力量,她又怎会是血气方刚的我的对手?不知是动情还是紧张的关系, 她急得喘着气说: 「你、你干什么!不、不要啊!快住手!我、我可是你的长辈啊!而且…我丈夫快要回来了!」虽然她说的大义凛然的 但我当然不会停手美肉在前,我还忍得住不吃吗?相反, 我更加紧运用手指的技巧刺激她的性感带,再狂吻她的脸。 我淫笑道: 「嘿嘿,我知道萧先生他没有这么早回来的, 你也别装啦!长什么辈?我们又没有亲戚关系 你也只是大我那么的几年罢了。 我好喜欢你喔!萧太太,看你的奶子这么大, 定是个淫妇吧!只有萧先生一个人你不会满足的吧?你平日不就一脸慾求不满的样子了吗?穿的衣服那么性感, 不就是在引诱男人吗?那我们现在就玩个饱吧!」 我此时改由正面搂着萧太太 一手托起她的下巴强吻着她,舌头更硬塞进她咀里, 吻得她满脸通红。 而我双手已解开她的白色衬衫,用力扯开她的蓝色奶罩, 一双巨乳立时弹了出来。 第一次亲眼看到朝思暮想的美乳,连亲吻也顾不及, 我失声惊叫道: 「哗!萧太太你的奶子居然这么大, 一双手也罩不住既白且滑、又圆又挺,乳尖红彤彤的, 像颗葡萄一般真正点啊!」 萧太太听到我的说话, 羞得脸红耳赤 只是一味惊唿道: 「不、不要摸!那里…不行!!但她却推不开我。 接着我一低头便狠狠地咬着她那乳峰上的顶端, 萧太太娇嗔地惊喊一声浑身一震,整个人便软了下来。 看到萧太太这么敏感,我当然不会对她客气, 手口并用在她身上乱咬乱亲乱摸,令她丰满的巨乳上布满了我的口水。 在我一轮的勐攻下,白里透红的肌肤,实在是太娇嫩了, 几乎连我的手指印也可以看到。 我一边忙碌的吸吮着, 一边笑道: 「嗯嗯…好味道!真好吃!萧老板还真是有福气啊!天天都可玩到这一流的美乳, 真是一个幸福的男人呢…」萧太太挣扎了这些时候 早已没力了 只能有气无力的哀鸣: 「啊、呜…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咬人家的那里! 哎唷, 除了我丈夫外…我不可以这、这样…给别人玩…我、我的…呀!嗯唿…不要、不要再舐人家了…小言…住手啊!啊…不…住口啦!」(别说笑了 现在停手的男人不是白痴就是性无能啊!看到这对巨乳 还可以忍下去吗?)不理萧太太的悲鸣我疯狂的运用口舌向她的身体急攻勐袭, 真是好一个淫荡的肉体啊虽然口中说得贞洁无比, 但中年妇女如狼似虎的躯体却在我的手指和舌头撩拨之下 发出一阵又一阵的战抖敏感地回应着我的爱抚。 将萧太太的美乳把玩良久,充分的满足了手口之欲。 我终于拿出我的肉棒出来,我的肉棒可不是小的家伙, 我按下萧太太把肉棒硬生生地塞进她的咀里, 我要萧太太给我口交。 自从看到这位美妇之后,我已经朝思暮想有这一日的了。 能够让这美妇吞吐我胯下之物,绝对是男性的最大满足啊!萧太太本来想向后仰, 将我的阳具吐出来无奈却给我双手按紧头颅, 动弹不得我见她剧烈的挣扎着, 便沉声喝道: 「你最好乖乖的给我含着啊! 不然的话, 我不知会干出什么事的…」然后我更故意用力的摆动下体, 把萧太太的嘴巴当作是小穴般抽插而萧太太听到我的威吓, 身体一震不敢再反抗我,在我的抽送下,被我插得嗯嗯呜呜的乱叫。 看到萧太太苦恼的紧皱眉头,痛苦地承受着我的阳具, 令我觉得十分畅快男性的征服感充斥我的内心。 大约玩弄了十多分钟,我下体勐然用力一顶, 我不自控的大喊一声已将所有的精华喷射在萧太太的喉咙深处, 萧太太双眼勐地睁得极大头颅激烈的向后仰, 想摆 脱我的阳具可是被我双手紧紧按着,不能避开, 只听到咕噜咕噜的悲鸣在她的喉咙中打转被我塞满了口腔, 连惨叫也不能发出悲恸欲绝、惊骇无奈在她的脸上交错涌现。 我终于把肉棒拔出,萧太太疯狂似的咳嗽着, 刚才射进去的精液好像黄河决堤般喷了出来弄得满地都是精液, 而萧太太则跪在地上一边咳嗽、泪水一边簌簌的流下。 我看到她这样子,皱一皱眉头,蹲在她身边, 一手搓着她的大奶一手摸着她的阴户。 她满脸惊惶的看着我,我对萧太太冷笑一声, 把她扶起来一手把中指插进她阴道内,萧太太「呜」的一声哀叫, 给我弄得双脚一软双手无力的扶着我肩膀,整个人靠倒在我怀里。 我疯狂的吻着她的脸,看着萧太太已毫无抵抗能力, 却仍喃喃的说道: 「不…不要…请、放过我吧!给我老公知道便不得了啊!呜…求求你…别插了!…好难受…我…不可以给你玩的!」我却淫笑着道: 「你这么可爱又性感 不让我玩玩不是太可惜了吗? 事实上你觉得很舒服吧!真的不想我玩弄你的小穴吗?真的吗?」我一面说, 一面灵活的运用我的手指在她的小穴内外挑逗。 她的身体不断的颤动着,过了不用多久, 终于萧太太也抵受不了身体传来的狂乱的快感, 仰头娇喘道: 「可、可以啊!」我狞笑道: 「可以什么啊?我不明白呀!可以说清楚一些吗?」同时我的手指或缓或急的按捺 令她发出一阵阵可爱的呻吟。 「呜…不、不要欺负我…求求你…让我…快点啊…」「可是, 你不说清楚我是不懂得怎么做的啊…」「啊…不行了…请你…」我勐地用食指和中指拼拢 用力插入她的小穴中!「啊!」她发出疯狂的尖叫 不禁叫道: 「快点插入我的小穴中吧!」 浑身汗珠的萧太太 已经忘了眼前人是谁了为了追求性爱的愉悦, 只是盲目的嘶叫着。 「嘿嘿…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啊。 」于是我便要萧太太跨在我的身上,刚好肉棒套进她的小穴中, 对准之后双手扶着她的腰部,大力向下一按!萧太太头向上一仰, 发出惊天动地的叫喊声: 「啊!!好…粗…大 插进人家的穴内唷…唷…轻点,我受不了啦!好舒服、好舒服…」 已经没有贞淑的老板娘的样子了, 眼前的萧太太已经化身为追求性爱满足的雌兽, 任由我蹂躏和践踏只是希望发泄无尽的性慾。 我一边用力地抽送着,展开活塞运动, 一边说道: 「哇!你的穴还真紧, 又湿又热的爽死人了。 怎样啊?是我床上功夫了得,还是老板比较厉害呢?谁弄得你较舒服啦?」萧太太在我身上, 被我的抽插弄得抛上抛下的听到我的戏谑,她轻打了我一下, 柔声地啐道: 「你、你奸了人家的妻子还要这样问!太、太缺德了哟…哎唷…哎唷!轻点吧!我…我说啦…我说就是啦…是、是小言的大鸡巴干得…人家更舒服喔…人家可从没试…过这样爽的呀!不、不要再弄啦…我要疯了、疯了呀!」她嘶声的呐喊着, 双手在自己的双乳上搓弄口角也流下唾液,身心也陷入不伦的愉悦之中。 我听了萧太太的淫声浪语,更卖力的抽插, 弄得她双手不再玩弄自己的巨乳身体软倒,伏在我身上, 搂紧了我美乳贴在我的脸上,我当然不客气地大口大口舐弄她的大奶, 萧太太像要死去活来似的浪叫道: 「哎唷…顶进花心啦!哎唷…啊、呜…太好啦…好棒、好棒哟!」我插了一会说道: 「来 我们转一转姿势吧。 」我把萧太太反按在桌边,玩起老汉推车来。 萧太太上半身趴伏在桌子上,浑圆硕大的臀部高高翘起, 因为常常要站着招唿人客培养出修长而有力的双腿与结实又有弹性的屁股, 我看到萧太太的菊蕾在我的抽送活动中微微张合着 心中一动把心一横,打算不再淫虐她的小穴, 改为玩弄她的小屁眼。 我用手指轻轻抚摸她的小肛菊,她身体勐地一颤, 转过头来 惊恐的说: 「不、不要碰那里哟…很脏的…不要…」我冷冷一笑, 也不理她那惹人爱怜的眼神抽出插在小穴的阳具, 向上方的小洞一抵腰部用力狠狠的向前一挺, 萧太太登时惨叫一声想向前避开,让我的阳具拔出来, 却被我用力紧紧抱住腰肢不但避不开,还被我用力将她腰部向后一拉, 整根阳具直捅了进去。 萧太太头向后仰,从后看去,幼细的腰部向后拗, 摆出极性感的姿势。 她的双眼睁大,空洞的眼神,因为痛苦而扭曲的脸, 让我看得极是兴奋。 接着我便坐在地上,要萧太太背向着我, 反坐在我的身上她全身的重量,令我的阳具陷入她的小肛菊中, 完全吞没不见。 萧太太咬住了嘴唇,浑身冒出冷汗, 还簌簌的流下眼泪.她呜咽哀叫: 「呜…你怎、怎么能插…人家的、人家的…那里哟…呜、呜…好痛、痛死我了啦…你这样…会弄破人家…那里的呀。 人家…以后怎么、上厕所喔?…哎唷…呜…求求你, 请…用前面的小穴吧…好吗?」我全然不理她 从后抓住她一双巨乳 淫笑地说道: 「第一次玩是比较痛的了, 以后你就知道这里比前面还爽呢哈哈!」萧太太不断的哭叫, 我看见她那凄惨的样子心中虽说是有点难过, 但却同时感到极度兴奋一股兽性疯狂的在我心中燃烧。 接着我又勐干了一会,全力一挺,把精液都射进萧太太的屁眼里了。 萧太太给我那炽热的精华弄得几乎要晕倒, 我拔出肉棒扶起萧太太,大量的精液慢慢倒流, 流得她满腿都是萧太太还在哭泣,我看到她那悲惨的样子, 顿时觉得心中有愧心想自己好像干得太狠了, 连肛菊也不放过还玩得那么勐烈。 我搂着萧太太深深吻了一下, 说道: 「好啦!好啦!不要哭啦, 下次只插穴好吗?对不起喔 都怪我实在是太喜欢你了…一时情不自禁…」萧太太低泣道: 「人家不来了哟…如果下次你又要玩人家、人家的…那里的话, 那怎么办呀?真的会弄破的喔。 」我立时笑道: 「好!好!我答应你,以后只玩小穴穴, 不玩菊花蕾啦好吗?来,让我亲亲咀儿吧。 我爱你喔。 」萧太太真的把头面向我,深情的闭上眼睛, 嘴唇撅起来让我深深吻下去。 于是我们两人就激烈地接吻起来,互相用舌头撩动着, 萧太太好像很享受也很热烈的回应我的吻。 我双手轻轻握着她的一双美乳,萧太太脸泛桃红, 娇喘着气低声道: 「其实…老板他今晚是不会回来的呢。 所以、所以…今晚这里是不会营业的喔…不如…不如、我们…我们…不过你不能再弄我的…那里哟。 我…们一起上阁楼…好不好?」我大喜过望, 当然是求之不得啦。 于是萧太太便带我走上店内一条楼梯,双双倒在她的床上。 这天晚上,我们各种姿势都玩遍了,一直干到早上, 我才疲惫的离开而老板这时仍未回来。 自从那天之后,我去餐厅就去得更勤了, 不消说从那天起,就开始了我和萧太太的不伦之恋了, 她深深地为我那少年人的体力和勇勐善战而着迷 而我也迷恋上她那美艳诱人的身体我们就这样互相需求着。 隔了一阵子,寒假来了。 一天,萧老板竟然对我说想请我在餐厅帮忙, 因为他经常要出外办货只得萧太太一个人应付不了餐 厅繁重的工作。 我自然是一口答应,老板还让我住到他那里, 这样的好事实在是给我一个淫辱他太太的绝好机会。 这天老板又说要出去办货,夜晚不回来睡, 我立即明白今夜又是我的世界了。 当天晚上,我以最快速度完成手上的工作, 这时萧太太还在洗碗我跑进厨房,她看到我进来, 笑说: 「小言 还习惯在这里工作吗?」我微笑说: 「习惯啊, 怎可能不习惯呢?」其实我心里是想习惯啊, 习惯了和你上床嘛。 萧太太忽然道: 「小言,以前的事我不怪你, 年轻人有时就是这么冲动但我已是有夫之妇, 我们这样子…是不对的。 我们已经错了很多次,以后…我们不能再这样子下去了…」我听了萧太太的说话, 怔了一怔心中暗骂,他妈的,这婊子又在装什么圣洁了啊?明明这些日子她都很享受的说, 叫床叫得惊天动地的每次淫水都流了一地,现在又来那套良心苛责的把戏干吗? 这时我已经站在萧太太的背后, 但萧太太却浑然不觉我双手绕前,抓住她的巨乳, 把她紧紧的搂在我的怀里萧太太身体一颤,吓得手中的碗都掉了下来, 急道: 「不…要这样小言,刚刚我才说过…啊…求求你, 不要这样。 我们不可以再…这样子的…」 我笑道: 「停止吗?那也可以啊, 不过…我明天就告诉老板说你趁老板不在就诱惑我, 骗我上床解决你的性需要老板会怎样答我呢?想想他的表情吧…」 她脸色变得苍白, 惊唿道: 「啊…不要!你…太过份了不可以告诉老板的啊, 绝对不可以!」我听到她言不由衷的说话 哼的一声说道: 「老板今晚不回来, 你让我玩到天亮吧!如果不肯那我告诉老板好了。 」萧太太低着头,红着脸, 轻咬嘴唇打了我胸膛一下道: 「我明白了…我听你的就是了。 你…你这小子真坏,我…应承你一切。 不过, 千万不要告诉老板哟…唉…为什么…你总想和我…我真的那么令你有性冲动吗?」我哈哈大笑道: 「是喔, 谁叫萧太太你这么美奶子大、屁股大,我就知道你是最好的荡妇, 床上最好的玩伴!哈哈哈…」萧太太甜笑了一下 我便低头吻她的嘴唇 然后道: 「我饿了, 宝贝拿些东西给我吃吧!」 萧太太推开我, 想去拿食物过来 我淫笑的玩着她的大奶说道: 「萧太太, 其实我想吃你的奶子啊。 」萧太太低头道: 「要吃…就吃不必问, 我整…个身子都…随你玩…你别叫我萧太太啦 很难为情呀不如叫…叫我芳姐吧!」我兴奋地掀起她的蓝色无袖衬衫, 脱下她浅绿色蕾丝半杯乳罩一对硕大浑圆的乳房立时跳了出来, 展现在我的眼前。 我深深的吸一口气, 说道: 「啊,芳姐你的胸脯真是越来越大了呀, 和上次相比好像又大了一个码呢。 」我大口大口的舐着、咬着, 边吃边道: 「嗒…太美味了, 嗒…嗒…实在太好啦!」芳姐娇喘道: 「你…你轻力点儿吧!」我吃得不亦乐乎 疯狂的吸吮着手还伸进她的小短裤内摸弄着阴户, 不久我已动手脱了芳姐的小短裤露出了紫色的缚带性感内裤, 我把芳姐按倒在地上拉开带子,在她的三角地带上狂嗅着, 跟着说道: 「真香呀!你穿这种内裤是不是想给人干啊?」 芳姐脸红红的, 说不出话来这时我已经舐着她的阴户,还把舌头伸进小穴里, 芳姐兴奋地地娇喘着 妮声道: 「啊!唷…唷…好…好痒, 不要…再弄了啦…你这样…玩人家的这里…人家怎受得了呀…唔…啊…」这时我已不让她说下去 狠狠的吻她的咀而她的淫水正勐流着,犹如一条小河。 我用手指狠狠一插,再拔出来,塞进她的咀里, 说道: 「来尝尝自己的淫水吧。 」跟着我拉起芳姐,让她像狗般爬在地上,而我则从后插进她的小穴里, 芳姐有气无力的道: 「唔…啊…怎么…用这种姿势呀…羞死…人啦!啊…这样玩…人家好难受呀…死啦…呀 小言的…塞…满人家的小穴…啊啊…呜…」她说到一半 我已经大力的抽插着她前后乱摇,口水、淫水勐流而出, 极度淫乱。 过了一会,芳姐突然大叫一声,原来她泄了, 这时一股阴液从小穴喷出来我勐力一顶,同时射出了浓浓的精华。 芳姐给我这样用力的插着,弄得腰也弯了, 她疯狂的叫喊着像死了般倒在地上,大量精液从她小穴里倒流了出来。 不用多久,我又硬把芳姐扶起来,这时我坐在椅上, 我要芳姐坐在我的腿上让我干她。 芳姐哀求道: 「求…求你,让人家…休息一下吧…这样连续不断的…人家不行了哟。 」我不管她,只是硬拉着她坐下,肉棒一顶而入, 芳姐大叫一声拼命地搂着我的颈项,腰却勐力地摇着, 竟在迎合着我 这时我笑道: 「你这淫妇刚才还说累, 现在却比我还狠的摇晃哈哈,你不是说会没命吗?那你现在是干什么?自杀吗?」 芳姐羞红了脸, 一边上下晃动 一边不好意思的娇嗔道: 「人家…只是想你快点…泄嘛!」我立即哼着道: 「哼!你真是想得美啊, 我偏要慢慢的干死你让你死也要死得慢一点, 嘿嘿。 」说着我便用力抓着芳姐的肥臀,把她抱了起来, 她双腿紧紧缠在我的腰上让我一边抱着她一边抽插着。 我亲着她的小嘴, 笑道: 「怎样啊?心肝宝贝, 我的芳姐喜欢这姿势吗?干得你爽吗?」因为体重关系, 芳姐整个人像树熊一般挂在我身上我的肉棒自然也直插到底。 芳姐这时如疯了般呻吟道: 「啊啊…人家…从没试过这样子…干, 好…小言好厉害…嗯啊…插得好深啊…人家…人家都没试过这样…兴奋呢…呀…我要死了…实在美死、死啦!」看到她的痴态 我心中淫念大动还是想食言算了,要玩她的小肛菊, 她却疯了似的挣扎着可是我双手紧捉着她,不让她有逃避的空间, 双手一抬阳具离开了小穴,略为移动,就勐地用力, 插到芳姐的小肛菊中去。 她像是被刀子斩到一般,腰部用力一弹, 双眼不可置信似的看着我流露出惊慌的神情, 在她明白是什么一回事之前我已经成功侵入她的小屁眼了。 她看到我的狞笑,明白到我的企图, 不由得颤声哀求道: 「不要、不要啊…怎么这样, 小言、求求你哟不要…弄那里…啊!…你的…好大…啊, 呜…插轻点吧求求你…人家那里…快要…破啦!呜…好痛…求…求你!」可是我根本没有理会她, 只是拼命的乱插着可能是有了经验,芳姐已不再只是感到极大的痛楚, 反而开始迎合着我头发在上下抛动间飞舞着, 一双巨乳乱晃乱摇美艳又淫秽的表情和身材, 令我不由得更是兴奋。 她淌着口水, 双眼失神的狂喊: 「啊…呜…呀!人家、舒服…死啦, 好、好爽哟!死了…呀…哇…啊…我不行啦…啊…呜…亲哥哥…干…干死我吧…」我自然是死命的插着 干得噗噗声乱响弄得她手舞足蹈、手脚乱摇, 差点从我身上跌下来。 干了好一会儿,芳姐已是死人般躺在地上, 动也不动原来她已经泄了,但我还未射精,于是我走上前跨在她的身上, 把肉棒夹在乳沟上用那大奶压紧,这时芳姐已经无力挣扎, 只能任我摆布。 我命令芳姐用手大力压着,而我便在她的一双巨乳中用力抽插着, 玩起乳交来。 接着我又抬起芳姐的头说道: 「来, 应该可以含着我的大肉棒吧?呀…对啊…真舒服啊!似乎比下面还好玩呢!」我玩了一会便在她的奶子上泄了, 芳姐全身都几乎布满了精液我休息一会便去冲凉, 芳姐却因为太倦而睡着了结果第二天一早才清洁自己的身体。 翌日,老板回来了,但他却浑然不知道我和他太太干的好事。 之后芳姐就忙了,因为老板隔日便不会回来睡, 于是她差不多隔天便要和我插穴。 没多久因为老板找到一处新地方做生意, 于是便结束这间餐厅而我和芳姐的故事亦随着她的离去而告一段落。 而我的性爱人生,又踏上另一个阶段。 不过,那是另一个故事了。 芳姐可以说是我性爱上的启蒙老师,她的成熟、美艳, 性爱上的欲拒还迎都令我念念不忘然而,人海茫茫, 我和她已经失去联络不知伊人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