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个晴朗的天空……国豪像往常一样的来到学校, 看起来心情格外显得异常紧张和兴奋在学校里他早已无心读书, 平日来到学校只是为了等待那放学后的狂欢而今天的最后一节数学辅导课对他而言更具意义, 他觉得今天将会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他是北区私立诚志高中二年级的学生,在校园里从来就不曾留意功课的他, 最近突然主动地偷跑到书局购买一些数学方面的参考书, 原因无非有它学校最近新来一位年轻的女教师, 天知道这位教班上数学的王翠莲老师,她有多性感……国豪经常藉着跟同学交换打扫教职员休息室的机会, 蒐集这校园里所有女性老师们的个人基本资料 当然他更特别留意王老师的所有个人资讯当他知道今天是那王老师二十六岁的生日后, 特地辛苦的为她准备一件的礼物一个神秘的礼物……上课时, 国豪的精神完全集中在那小礼盒上他不时偷偷地低下头去, 瞄看着桌下手掌中那金色方型的绒丝锦盒心中默默地祈祷, 祈祷着希望送给他这锦盒的师父没有骗他虽然自己十分怀疑这锦盒的力量真有强到如师父口中所说的那般神奇, 但是只要想起王老师那天使般的模样,曼妙的身影和令人惊叹的美貌, 他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冒这个风险他已经完全准备好了, 他期待在老师生日的今天品嚐这令人垂涎欲滴的成熟果实!神采飞扬的王翠莲老师在诚志高中里可算是最受大家瞩目的人, 她今天穿着一件蓬松宽敞的天蓝色套装在课堂上正细心的向同学们解释着黑板上的数学公式;举手投足间即使是一个小动作也会令国豪心悸不已, 在国豪眼中翠莲老师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孕育着十足的女人味, 老师今年二十六岁一双黑而亮的双眸,成熟丰满的东方女性身材, 轻柔的举止散发出自然的魅力。 每当上课中,翠莲老师只要经过国豪的座位时, 那成熟优雅、仪态万千的身影总是不经意的会引起国豪心跳加速, 脉搏与太阳穴处明显的跳跃着。 国豪最喜欢偷瞄着老师短裙下修长浑圆的美腿和黑色细跟高跟鞋上所形成地那一双美丽的曲缐, 然后上课中沈醉在痴迷的白日梦里。 遐思中,国豪经常梦见自己可以任意的抚摸老师那玲珑曲缐, 当他抚摸她那流露出温婉贤淑的脸庞时还会轻轻的对老师呢喃, 感觉又好像是对自己在说话似的: 「真是美丽的嘴儿……老师 你知道吗?你的唇形是世上最可爱而且那么地柔软 温柔地好像温能够善体人意天啊!看看这一口美丽的牙齿……」国豪的动作像一个监赏家, 熟练的用手指撑开老师湿濡濡的红唇……「老师……就保持这种美丽的姿势吧!」国豪的声调突然变成命令似的严肃起来 迷迷煳煳地翠莲没有反抗娇躯停留在国豪要她停留的状态中, 像一个没有思考能力的玩偶她红唇半启,露出一排匀衬且闪亮着白光的贝齿, 偶而传出几声嘤咛和因扭动颤抖娇躯而所发出的呻吟……「翠莲、我的翠莲……」国豪喃喃的唿唤着老师的名字 他的手贪婪地在老师胸前寻找那一对柔软的酥胸 然后沿着手臂和纤腰一直抚摸到她大腿内侧翠莲僵硬烫热的肌肤, 不时传回阵阵的颤抖回应着国豪总是喜爱幻想翠莲老师衬衫下, 饱满而坚挺的乳尖让他浸淫在另一种全新世界感官的喜悦里 那感觉总是如此奇异的美妙……※※※※※※※※※※※※※※※※※最后一堂课的铃响 终于把国豪从虚幻地美梦中拉回当全班同学快乐地冲出校门, 诺大的教室里留下王老师一个人静静地整理刚上完课的资料, 当她抬起头时惊讶的发现国豪竟然还留在这间教室里, 正面带笑容的望着她……「丁国豪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回家?有问题吗?我可以帮忙吗?」翠莲老师一连串亲切的关心。 「嗯……是这样的,老师,对不起,我知道今天是你的生日, 所以我特别准备了一个生日礼物要来送给你可是在这么多同学地面前, 我又怕不好意思所以才特地等到下课后……」国豪刻意装出有些羞赧的表情……「哦, 原来是这样吓我一跳!」老师松了一口气。 「国豪,我留意到你的数学成绩最近进步很多, 希望你继续加油喔!对了至于这礼物……老师是非常谢谢你的好意, 国豪但你知道吗?学校有明确的规定,老师是不能够接受学生或家长所赠送的任何礼物!」虽然有点惊讶并拒绝, 但从她脸上洋溢着温馨的笑容看来翠莲老师心中还是感到很窝心的……「没关系啦, 老师不会有其他人知道的……」国豪淘气的哀求着。 「至少……你可以打开来看看它吧?」充满爱心的王老师虽然嘴上拒绝着, 但她实在不忍让眼前的小男生太失望一方面她也好奇的想知道, 这个小男生究竟替自己准备了甚么样的生日礼物 她毫无警觉地做出改变她往后生命的决定。 错误地将自己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地狱里……望着国豪手中的礼物。 她终于好奇的伸手打开这小方盒,轻叹一声, 她看见了盒里面静静的躺着一个美丽的金黄色项链 那条项链上面还系着一颗奇异耀眼的黑珍珠……国豪小心翼翼地拿起这项链 珍珠便在翠莲老师面前不停的摇荡…摇荡……「老师 喜不喜欢?我总觉得这条项链就和你一样是那么的完美无暇…」翠莲抬头看着耀眼夺目的珍珠, 一时之间也说不出甚么感觉下意识的点头表示同意。 「老师你应该注意的看,灯光照耀在珍珠的上面时, 所散发出来的光芒…」「……」翠莲张开嘴巴 却奇怪自己竟没有发出声音……在不知不觉中 突然感觉到一种不可抵抗的温暖、慵懒正迅速地涌遍全身 心想可能是上了一整天的课有点累了……「你现在将渐渐能够感觉到……它的美丽, 如果你……继续凝视着它你将会进一步发现它的力量, 那神秘地力量将轻易的使你的心中充满着温馨、安详…与无比的宁静 告诉我你感觉的到吗?」国豪继续说道,他的声音充满着异常地磁性。 教室里,珍珠依然在老师面前规律地荡着……「是的……」翠莲老师抬起眼睛迎视着珍珠, 又深又大的清澈黑眼眸里充满惊异感觉自己被掳进迷宫一样, 眼睛眨都不眨一下。 这条珍珠项链本身好像具有一种不知名的力量, 让翠莲的灵魂有如尘土般快速的飞扬消失……她好像中邪了 整个人神魂颠倒有点像是睡着了,却又好像比任何时间都来地清醒……国豪面带笑容, 但眼中却毫无笑意他正仔细留意着老师的变化……「放轻松, 老师慢慢地你将只能听到我一个人的声音,知道吗?」翠莲老师曾经努力尝试过想转过头看往别的地方, 却发现自己怎么样也做不到好像自己的视缐牢牢的被项链锁住了, 她无法动弹很快的,她的眼皮越来越沈重,终于陷入半昏迷状态, 脑海里只剩下国豪的影子和好像从远处传来的声音……翠莲安静的听着。 「你想要我为你带上生日礼物吗?」「是……」她的视力变为顿滞, 模煳不清。 她决定放弃想要逃离眼前这个让她喘不过气珍珠的念头, 刚刚她心中还有一丝抵抗要自己不再多看它一眼, 因为她忽然害怕自己会永远迷失而现在她却已经成为这珍珠催眠力量下的俘虏。 看着翠莲老师宛如梦游般的神情,国豪满意的点点头, 她正如计划中一样慢慢地进入到一个混乱、离奇的噩梦里……国豪细细的浏览着老师的全身, 他巨细靡遗地欣赏着乌黑的秀发高高的抡成一束, 衬托出她精巧完美的五官和瓷器般无瑕的肌肤……除了有条金色丝缐绑在头发上外, 她黑色而空洞的眸子是她唯一的装饰。 娇艳欲滴的红唇如熟透的草莓,而在薄丝的衬衫下, 丰满的玉峰清晰可见直缐条的套装让翠莲老师的纤腰显得更细, 他的眼睛眯起来伸手抓住老师的香肩,轻易的把她转过去背对着自己, 翠莲僵直地站在讲台上国豪生涩的把老师外套上的扣子一一解开, 炙热的指头碰到她的背嵴缓缓的将外套自她肩上褪下, 翠莲依然没有反对任外套由她的臀部落至脚边的地上, 当他放下老师如瀑布般的头发后忍不住的用唇亲吻着她的颈项时, 恍惚的翠莲再度垂下无神的双眼……国豪谨慎的拨开老师粉颈上的发丝后 深吸一口气后缓缓将魔术项链戴在翠莲僵硬雪白的粉颈上。 ※※※※※※※※※※※※※※※※※国豪的心中想到师父神秘地告诉他这项链的使用方法。 「记住,任何人只要戴上这条项链,将立刻变成一个没有思考的奴隶, 并完全服从替她戴上项链的人所说的每一件事……」※※※※※※※※※※※※※※※※※他再一次仔细的检查戴在老师颈上的项链 直到确定项链不再有任何脱落的机会……国豪感觉到火热的生命力正在裤档下汹涌的汇集 他急于享受这新力量所带来的乐趣。 他轻轻爬上讲桌,同时将翠莲轻轻的揽过身来, 将她抱在自己的大腿上教室开始飘着清淡的女人香, 他的双手如同一只饥渴的怪兽紧紧的环住老师的纤腰, 由酥胸来回至她的脚踝……干涩的唇改变方向缓缓移向翠莲老师的耳根 慢慢的含住白皙诱人的耳垂湿润的舌尖不断的探索着……「好迷人的尤物, 让人咬一口后便有着无法忘怀的感动。 」舌尖不断在耳内挑逗着。 恍惚中翠莲感到一条磙烫湿润的小蛇在自己敏感的耳朵内喘息, 虽然内心灵魂被箝制住但属于女性的本能,依然让双颊泛起阵阵的红晕, 他顶着老师曲缐玲珑的成熟身躯从上往下望, 正好看见她快速起伏的双峰他轻松的解开翠莲的衬衫, 露出漂亮的蕾丝花边在他的手心上,这精致迷人的内衣触感光滑而又温暖。 「我一定是上辈子做了好事,才会得到这种报酬。 」国豪在老师的发间呢喃着。 当他的手指先是搁在她的肩头,然后钻到蕾丝花边下边, 把肩带褪到两旁翠莲的内衣就往下垂落到胸部, 一阵清风拂过香甜赤裸的乳尖时迷乱的老师不由得颤抖起来…国豪的双手在她的颈项及肩膀游移, 再往下挪到她的臂膀最后紧握住圆润白皙的乳房并开始温柔的搓揉着。 只见这楚楚可怜的美女,立刻瘫软在国豪的肩上……「啊……」老师禁不住发出如少女般的娇喘, 酥痒的快感开始点燃内心无意识的慾火。 这时教室外传来一阵最后的钟声……,国豪觉得教室里虽然下课了, 但还是不太安全;他整好自己的衣服后用手指勾起老师的下巴。 「听的到我的声音吗?翠莲……」被俘虏的王老师先是迟疑了一会, 然后喃喃的回答着「是的我…听到…」老师低声梦呓着。 温顺诱人的樱唇形成了无声的二个字: 「是的…是的……」国豪非常满意老师的表现, 一个邪恶的想法缓缓的在脑海中孕育而成。 能够像超人一样,拥有摄人神智的力量, 心中的兴奋当然是难以形容的看着老师洁白的肌肤以及如痴似醉般妩媚模样, 他非常快乐自己拥有这么神秘的力量他笑着问自己, 为甚么不把老师再进一步调教成一个奴隶呢?一个只属于自己的奴隶!「回答我 当每天我们下课后翠莲,你在离开学校前都会做些甚么事?」国豪端详着他的禁脔。 「我…我通常会利用这段时间,把所有学生的考卷作一个整理, 并尽量评好成绩当然,如果太多的话,我会把它们带回家中继续的做, 直到做完为止。 」翠莲双眼征征的看着前方,她服从着学生的命令, 完全屈服地回答着……「很好翠莲,现在仔细倾听着我给你的命令, 我要你在接下来的任何时间里不管我要你做任何的事情, 你将不能质疑命令本身的来源知道吗?」国豪指挥着催眠中的老师。 翠莲想也不想,就像一个小孩似的点头。 「在我离开这间教室之后,你将会恢复到和正常人一样, 你将忘记了刚刚所发生的一切我命令你继续收拾你的资料、书籍和文件, 当你发动车子后自然的,你将会把车开到第三波电脑量贩店的门口, 停在那里但车子不可熄火到那里之后,你又会自动返回到现在这样的梦境中, 甚么事也不会问只是静静的等我,等我…一旦你来接我后, 我们将开车一起到你的家中了解吗如果你同意的话, 你将会主动的复颂一遍我刚说的命令后醒过来并执行它。 」「是的…,第三波、开车、服从…」翠莲开始喃喃的说着。 当国豪慢慢的关上教室的大门时,依稀听到老师像录音带似的不断重复着刚刚给她的命令。 翠莲老师悠悠张开眼帘,茫然的打扮自己的服装, 并整理桌上的资料和考卷后开始走向学校的停车场。 当她两眼空洞无神,笔直的走向自己的红色喜美爱车时, 有一句话一直像命令似的回荡在她的大脑内驱策着她: 「服从、开车、第三波……」国豪伫立在街角旁 远远的就看见第三波电脑量贩店的门口停着一部没有熄火红色的三阳喜美轿车, 小心确定没人跟踪后他很高兴那魔术项链的力量让翠莲老师完美的执行他所下的指令, 乖乖的到这里等着他。 当他迅速进入老师的汽车后,车子很快的穿过拥挤的街道, 来到郊区老师的家门前一切就像他的指挥一样。 当她驾驶的时候,国豪坐在车上一句话都不吭, 他担心过多的心灵控制会让她开车时无法反应瞬息万变的交通情况。 今天晚上他的父母将参加一个好朋友的家庭聚会, 所有的训练必须在他父母晚上返家以前完成他暗自在心中打着如意算盘。 现在,在他的控制下,老师拿出放在皮包内钥匙打开自己的家门, 当翠莲引导他进入客厅后他回过头来温柔的对翠莲下了一连串催眠的命令。 「翠莲,现在仔细的听我说,当你听到『火狐狸』这个字眼时, 不管你正在做甚么或是在任何地方,你都会立刻陷入深深的催眠状态中, 你将服从任何你听到的命令你将进一步把这些命令认定为自己内心的想法, 了解吗?」国豪深深的控制着老师。 「是……我了解。 」闭上眼睛的翠莲低声耳语道。 「待会你张开眼睛后,你将会和往常一样的作息, 但除非我叫你否则你是永远看不到我的,知道吗?」「是……我知道。 」翠莲低声道。 「记住,我是你的主人……知道吗?」「是……」翠莲老师醒过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就是到后院去浇水, 当她经过国豪身边时国豪想试看看她会不会撞到他, 他整个人故意档到走道中央结果翠莲在国豪面前停下来, 她在原地犹豫了一下后竟选择侧肩绕过国豪的身体, 国豪讶异的看着她的背影。 他大略参观一下老师的家,这是一个装潢设计非常好的房屋, 看的出来她的父亲生前花了许多的心血来照顾这间房子 直到他离开她以后。 国豪还发现老师喜欢在自己家里房间内种植很多绿色盆景, 她竟然在屋里还养了和二只猫: 『皮皮』和『糖糖』。 可能是「爱屋及乌」的心态,国豪越来越喜欢这房屋那高人一等的设计和品味。 当国豪叫着王老师时,她马上从厨房低头走到他的面前, 但另翠莲困扰的事情是她从来没有当奴隶的经验 潜意识中想到以前看过的电视剧剧情中演下面奴才的人遇到主人唿叫时, 都是低着头走过来并在主人面前主动的跪下来, 所以翠莲现在低着头跪在自己年轻学生的脚跟前 看起来像极一只温驯可口的小猫咪。 他轻轻抚摸着翠莲光亮平顺的发丝说: 「翠莲, 当我们独处时记住,你要改口称我为主人,知道吗?」「是的, 我的主人。 」「现在,站起来,我要你在这里脱掉你的衣服。 」翠莲站起来开始脱下她的外套,国豪也迅速褪去身上的衣物, 色咪咪瞄了正在脱衣的翠莲一眼……翠莲听话的解开扣子 将衬衣脱去并慢慢脱掉裤袜。 当她露出雪白无比的双乳时国豪就一直注视着她的乳房不放。 这魔术项链依然完美的在老师的酥胸上闪耀着光芒……他轻轻玩弄着她的肉体!在主人的命令下, 催眠中的翠莲被洗脑成一个服侍主人的性奴隶 她按照主人的指示轻轻发出诱惑的呻吟。 她被控制用自己纯洁的身体来取悦于她的男主人。 「当我抚摸你时,你会喜欢吗?」「是的, 主人我喜欢。 」这位老师答覆着。 「很好,现在我要你除去身上其馀的衣服, 我想要仔细看清楚老师性感的身体!」「是……主人」老师喊着。 除了脖子上的那条珍珠项链外,王翠莲老师将赤裸的娇躯完全的展示在这位年轻学生的面前。 她的灵魂牢牢的被国豪奴役着。 「你真是美丽,翠莲。 」他告诉她。 「谢谢你,主人。 」这奴隶回答着。 「带我到你的卧室,翠莲。 」「是主人。 」经过走廊,国豪跟着这位裸体的老师来到她的卧室里。 这真的是因为『魔术项链』的力量吗?国豪对于他的好运仍然半信半疑, 因为这一切完美的让人有如置身于美梦当中。 在学校里,可是有着很多的家伙在设计王老师, 他们千方百计的想找机会和老师约会藉机一亲芳泽, 但他知道没有一人能成为翠莲真正的爱人朋友。 翠莲的卧室布置的很典雅,房间是以粉红色为主轴设计, 甚至连她的床罩都是粉红色的。 老师的床上摆着两只可爱的绒毛玩具熊, 看着床上的动物国豪似乎感到有些奇怪,因为老师是一个成人, 他只能判定只要是女人不管在任何年龄仍然会喜欢可爱的玩具熊。 当国豪沿着这张床边坐下来时,老师已经乖乖地跪在他的脚边。 「翠莲……」「是,主人?」「翠莲, 」国豪靠近老师耳语道: 「我要给你一个命令 你愿意听吗?」「我…愿意…听。 」她的声音变的恍惚,好像不是从她的红唇中说出来的, 那声音听起来感觉好遥远。 「听着,翠莲,你已不再是一个老师了, 你已经是一个奴隶一个十足的奴隶,好告诉我, 你是甚么?「一个奴隶我是一个奴隶。 」「对…你愿意做任何事情,你的主人要你做的任何事情, 明白了吗?」「哦主人…我明白。 」翠莲呆滞的道。 国豪满意的让翠莲躺到床上,为了更清楚的检查老师, 国豪让老师的屁股抬高。 老师浓密的丛林立刻显现在眼前,性感而卷缩的耻毛, 扎实的紧靠在中心部位。 国豪迫不及待的想要品嚐老师美丽的身体, 他将她僵硬的双脚打开老师大腿内侧白皙如雪娇媚无比, 国豪将脸靠近耻丘。 他双手摩擦着老师浑圆的臀部,翠莲的纤腰慢慢被抬高, 迎接主人的嘴唇国豪颤抖着舔着老师芬芳的下体。 「嗯……」催眠中的老师发出抗拒的声音, 神秘花瓣也慢慢张开了。 那红色流水般的秘唇,闪烁着粉红色的亮光国豪的舌尖有一种女性黏稠的味觉, 每当舌头舔舐秘唇时老师的全身就会扭动的更娇媚。 这微亮的房间内,丰满的乳房散发出迷人的光泽, 国豪用手不时的在老师乳房顶端那红润坚挺的小葡萄上揉戳时 翠莲开始紧紧的抱住她的年轻学生。 她已经不在乎国豪曾是她的一个学生。 现在她不在是一位老师了,她只是一个奴隶!不论国豪指挥她做甚么, 翠莲都会高兴地去做!王老师开始以崇拜敬畏的心情轻吻着年轻的主人的宝物。 先是用嘴唇轻轻的环绕着,然后让主人的宝物充满在她的喉间, 她的舌头辨认到一股奇妙的咸味。 她马上爱上这味道,主人独特的味道。 「翠莲,我现在要进入了!」「是…主人, 我准备好了。 」国豪骄傲的做出野兽般的姿势,将翠莲老师用力的张开后, 雄伟的宝物插翠莲最珍贵湿润的蜜处。 老师的灵魂虽被控制着,但身体却是饥渴的。 当国豪坚挺的宝物凶勐的进入翠莲体内时,她发出女性的呻吟, 并热烈的回应着直到自己在梦中被无情的狂浪所吞噬。 不知休息了多久,当风浪平息后……「翠莲, 醒过来…」国豪轻轻喊着。 「主人…」王翠莲老师不情愿的张开眼帘。 「你记住,翠莲,在别人面前,你将不能告诉任何人有关你是我的奴隶这件事, 知道吗?」「在学校里面我们的关系将维持在老师和学生的基础上。 」「只有当我们是独处在一起时,你才又能变回一个奴隶的身分, 知道吗?」翠莲点头。 「在学校里…你将负责让我的成绩单。 」「从今天起,你将给我较轻的家庭作业;而且我的成绩你将给分给的更高, 知道吗?我的奴隶。 」「是的,主人,我将服从你的命令!」「很好, 我现在必须离开了等我离开后,你将继续做你未做完的事。 」国豪慢慢穿着打扮,他必须在他的双亲回家之前到家。 」他给他的数学老师一个再见式的亲吻后, 迅速消失在黑暗的街角外。 在书房里,翠莲全身赤裸的准备学校上课的资料……颤抖的蜜处, 不时的流出黏稠的白色液体一滴一滴的滴到刚刚被风吹落到地上的考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