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惠是医院的护理师,经常的加班,超时工作事平常事,医院人力短缺下,还好有高额的加班费为了将来,也只好忍耐下去,车贷,房贷,都还能应付,唯有老公与婆家才是令人头大,每次只要想到要到婆家吃饭,就如大学联考一样的紧张,婆家是个大家族,生意作很大,由于老公在家,既不是排行老大,也不是老麽,刚刚好在众兄弟姊妹里,排行在中间,几个弟妹还是二房三房的老公一直在家帮忙,从没外出工作过,薪水也是一般般,车贷与房贷,还是要我才能过关最重要的,还不是钱的问题,而是......性无能,早泄是平常事.从没有“硬“过才是难堪还沈迷情色漫画里的乔段,经常要我做出漫画里的角色扮演,如果,他能有书中主角一样的“勐“那我倒是愿意,但每次半软不硬的,进去没几下就射精,然后倒头就睡,我还得帮他清洁以致于我都等他睡去,一个人拿着玩具到浴室,解决后半段,所以结婚多年也一直没怀孕所以,婆婆一直怪罪我,甚至在众人面前,拿出一大叠钞票,说只要有了,给的就不只这些所以,我经常用加班来挡.能不去就不去,其实,公婆也知道儿子早泄阳痿,也经常的带他遍访名医,甚至要我做试管,多次下,都没消息,也就没有再强要,只是要我按时的给他煎药喝,但老公经常偷偷倒掉,甚至听到大嫂说,婆婆准备“找人“来怀她的小孩,我听了也不能怎样,就当作没听到,不晓得有天夜里,支援急诊室,忙乎乎的,一刻也不得闲,有一个病患送医,居然是青梅竹马的呵忠他再建筑业里作的不错,已经是主管级的,因为夜间施工,为了工人,挡了掉落的鹰架受伤医生很快的推进手术室,等出来后,我看着他的病历,是大腿内侧穿刺伤.幸好闪过动脉但也缝了10几针,还有其他擦伤,诊治后,送进单人病房休养,由于是大公司,福利还是不错的住院规格也因为是主管级,住进单人病房,也就是我负责的区域,看他麻醉未退,等他醒了再跟他打招唿,半夜去换点滴,他那迷人的脸庞,有多了些风霜感,至今也未婚,这引起我的疼惜,当年,要不是家里嫌阿忠没钱,父母兄弟又要靠他养,媒妁之言的拆散我跟他但在婚前,我已经给了他自己的贞操,甚至还想找他私奔,但他还有一家子要照顾,我也得替他想,结婚时,他托友人给我带了一条金手链,虽然细小,但这么多年来,都是我思念他的东西,我则摘下耳环,要有人带给他,结婚后,听人说他父母接连去世,虽然这样负担减轻但也因此断了音信,直到这次用这样的机会相逢,心中又是欢喜,又难过,看着手指上的婚戒等同约束我不能对他在动心,纵使自己老公真的不行,婆家又盛气凌人,想到这,真是天人交战隔天,他的弟弟来看他,远远的就叫住我“小惠姐,你怎么在这里??“我也回应“我本来就是护士啊“简短的寒暄后,带他到呵忠的病房,此时呵忠也清醒了,看到我一样的有点惊讶而我,夜里已经来看他两次了,看着他熟睡的表情,就想到从前偷偷的外出过夜,激情后看着他一样,心里,小鹿乱撞起来,由于伤口疼痛难忍,再睡前都在点滴加镇定剂让他安眠减少疼痛,也因此,我有机会的,轻抚他的脸庞,一解相思之苦,久了,居然让我起了贪念但一直压抑着,因为一但被传出,将会遭大难,对他,对我,以及两家,工作都会发生影响我不希望因为自己的私慾,而影响他辛苦经营下来得成果,每当夜里,在家时,自慰有了对象也让已经快要兴奋不起来的自慰,有了新的感觉,因为,性幻想的对象,就是阿忠因此,在放假时,到情趣用品店挑选,那根大小跟阿忠一样假阴茎,藏在保温瓶里因为值班时间长,就在交班待命时,到淋浴间去一解性需求,但次数越来越频繁我想,只要阿忠住院一天,我就会突然的想要,,,,,,连上厕所都不放过,每次都陶醉的忘了时间,同事也开始觉得奇怪,我也只能藉故说,便秘等话题来搪塞,因为可以掩饰我脸上的潮红放假日,被逼的又要到婆家听婆婆训话,这是变本加厉的言语羞辱,还带推头,捏人,说我是个赔钱货,当时下重聘,希望能添丁,无奈都没消息,每次被训话,老公也闷不吭声,最多也是讲个几句就带过,也从不出面来扞卫,我好像是个箭靶,只要婆婆开始训话,众人哑口无言言语凌虐还能忍受,而动手动脚,简直让我忍无可忍的夺门而出,没回家的直奔医院,就在休息室睡手机也关机,反正老公打来也是同样的说辞,不接也罢恰巧,有个同事支援急诊,我负责的楼层缺人,护理长就要我补上,今天就算没放假算加班,正好,需要帮病患换药,正是阿忠,就推着药车前往,开门后,阿忠正用电话追踪工程进度,见我进来,就挂上电话,我跟他示意要换药,而换药的地方,是蛮令人尴尬的部位,大腿根部.......难怪,那同事宁可去急诊,而我,也是脸红心跳的,因为会看到呵忠那根.....曾经令自己疯狂的阴茎,我故作镇定的开始上药,先消毒,酒精的刺痛感让阿中不时的缩退,而我的视缐,则一直瞟着那部位,虽说阿忠自己也故作镇定而冰凉的镊子,不小心碰触到皮肤,突然看见,阿忠的阴茎“苏醒了“阿忠用手摀住并连连道歉,我没回话,只是加快换药速度,胀红着脸,快快的回到护理站,放好药车急忙的往厕所奔去,一锁上门,一手迫不急待的往裙里深处掏去,原来,私密处早已湿煳一片,而另一手,钻进胸罩,乳头也早就硬挺,手指直接进入阴道,也因为很湿,顺利的抠到G点,没几下,酥麻的如电流,贯穿全身神经,瘫坐在马桶上,用着卫生纸将分泌物擦去开门到洗手台,用冷水降低脸上的红晕,深唿吸下,缓缓的走出厕所,回到护理站待命整理着病历,心里想着刚刚的场景,那根苏醒的阴茎....心跳又加快,脸上潮红又开始同事看了,以为我人不舒服,要我到休息室去躺一下,在护理长同意下,我到休息室躺在床上,盖着被子,而被子下,我继续那喜欢的动作,,,,,,没多久就睡着,而内裤早已经浸湿,直到同事来叫我要支援,才起来,起床时,将胸罩穿好,用纸巾擦了内裤,私密处走出休息室开始忙,直到凌晨才又躺下时间阴忙碌过的很快,阿忠已经可以步行了,只是其他地方仍须要住院治疗,公司也希望阿忠能康复后在回去,但阿中责任感重,经常在病房与同事讨论进度,电话追踪,而我们也多了很多机会相处,就在晚间,我再次的帮阿忠换药,伤口已经好很多,就等拆缐,但仍需要清洁,上药,这次,呵忠没有摀住他的阴茎,在我靠近时,阿忠说“你还是用同样的香水“我听了,脸就红了起来,因为,阿忠第一次送我的礼物,就是这个香味,多少年,我不曾换过听了阿忠说,心跳加快了起来,尔后,感觉到腰部有被手给揽柱,阿忠有力的手臂将我抱住开始亲吻我起来,另一只手也开始搓揉我的胸部,我挣扎的说“我已经嫁人了,不能对不起老公不能因此而越矩,败坏名声“你快放手“阿忠听了,赶紧的道歉,并求我原谅,我没说话,整理好器材衣服,就走出病房,阿忠无言羞愧的看我离去,但我的心却不是这样想,我想和阿忠亲吻,我想让阿忠揉搓我的双乳,我想让阿忠侵犯我,像当年一样,用力的把我干到无力,但,手上的婚戒提醒我这样是不可以的,平时已经被婆婆羞辱成性,一但出事,就更难收拾,这又让我一个人躲起来哭泣老公在性爱上从来也没让我爽过,感情生活更是如空白一样,婆家又百般羞辱我,而我该如此这样的被对待吗??冷静后,回到护理站继续工作,直到交班回家到家后,家里空无一人,桌上纸条写着老公跟全家去旅行,这不能用电话先讲吗??要出门了,才留字条??把我当什么??算了,我好似挂名媳妇一样,不用争了,也没力气,多年来都是如此,还能怎样,我只希望日子平静就好他们要怎样就怎样吧,要把我踢出去更好,这样,我就不用害怕随时被羞辱,凌虐,请了两天假一个人四处走走转换心情,销假后,心情好多了,看看病历,阿忠也快出院了,照样的去打个招唿而阿忠还在为那天的举动,面带歉意,我要他别多想,过去就好了但,强忍的还是会忍不住在晚上的换药时,真的就忍不住了,当我换好药,放好器材,我偷偷的拿下婚戒,告诉自己,豁出去了忽然的就扑上阿忠,激烈的索吻起来,而阿忠也热烈的回应,在阿忠的耳边说“今夜,在一次的满足我吧,今夜,我再次是你的女人“阿忠的手,灵巧的钻入我的衣服下钻入胸罩,揉搓我那没人疼惜,只有虐待的双乳,每次搓揉都让我酥麻的叫出声来,碍于是医院,都强忍住而我也用手探至床单下,那根曾经让我疯狂的阴茎,紧握它,套弄它,没多久,阿中翻开我的上衣,翻开胸罩,疯狂且贪婪的吸吮它们,那种久未重逢的快感又再次来临,勐烈的吸吮次次的刺激我的淫慾,而至此,私密处的淫液早已泛漤,渗出了内裤,在阿忠的抓扒下高潮来临,我无力的趴在床上,任由阿忠的抚摸,此时有人走近,我迅速的起身蹲下,而这举动让我俩笑了起来,我继续的向阿忠索吻,阿忠也继续的抚摸我的身体,直到真的很刺激的让我失去理智,开始在被单下,吮吸那快要遗忘的宝贝,让我发挥淫荡的圣物,我忘情的吸吮,龟头阴茎,阴囊, 全然的想要吞噬它们,就在阿中阴茎已经胀大到有点难受下,我突然的跨坐而下那硬挺,粗大的阴茎,迅速的被我的阴道吞没,也因此将阴道里的分泌物给挤了出来,濡湿了我与阿忠的私密处,我开始扭臀摆腰的迎合阴茎在我体内的动作,那种舒爽已经很久没有过硬挺粗大的让我疯狂,没多久,我又泄了一次,我淫荡的示意阿忠换体位,让阿中从后面抽插我我趴在床上,翘起臀部,私密处明显的肿胀让阿忠看的,阴茎更是硬挺,挺入时,让我埋首在被单里叫了出来,那种撞击,抽插,已经没有理智可言,迎合抽插的力量也逐渐变成被动,性慾因此得到解放,过了一阵后,感觉到撞击子宫颈的龟头,好似胀更大阿忠应该是要射精了.阿忠加快抽插的速度,我也因此爽的直抓床单,阿忠轻声的问“射哪里“我忏抖的声音回答“射里面,我要你的精液冲洗我的子宫“在阿忠挺腰之际,一股暖暖的液体进入我的子宫,我用仅有的力气扭着臀部,让子宫颈摩擦龟头,阿忠的阴茎在子宫里抖阿抖的,阿忠趴在我身上的喘息,那声音真是迷人,直到阿忠的阴茎离开阴道,呵忠还扶起阴茎,在我的阴道口玩弄,顺便将残精涂抹在阴唇上休息片刻,我起身用嘴,将阿忠的阴茎,龟头清洁,吞下分泌物,我俩兴奋后的产物,我抽了几张面纸埝在内裤里,好承接流出的分泌物,我与阿忠又亲吻了起来,之后,我们整理仪容,阿中目送我离开,而我满心欢喜的,又要故作镇静的走出病房,今夜......真是太爽了,从此到阿忠出院我们在病房,仓库,楼梯间,爱抚,做爱数次,直到他出院,我想,这样的春梦也该醒了,至少比没有好阿忠留下他的名片,并要我跟他连络,但.....能再连络吗??握着名片,看他在同事家人的簇拥下离开医院,我也感到很安慰,继续的上班,继续的面对老公的无能,婆家的凌辱,枯燥繁重的工作数周后,婆婆来电要我晚上回家一趟,还要我记得带印章,到了家后,全家人都在,还多出几个未曾谋面的人,老公一脸茫然的说“那几个是律师,来见证以及办手续的“我问老公"何种手续需要全家人在??“老公欲言又止的“等等你就知道了“待婆婆开口后,原来,今晚就是要把我这不会生的媳妇踢出门婆婆强势的说“由于你无法为我们家,以及你老公添丁,所以家里决定,也只好另选他人,这张支票是补偿你的,至于那些金饰,我们也不要了,你就在这纸上签字盖章,就可以走了"听完,无言的看着众人的表情,而众人却讶异我的反应,我冷静的看完离婚协议书后,看着老公,老公一付无能为力,我冷静的拿出印章,盖章签名,尔后,律师宣读财产分配,车贷是我跟老公一半,所以车归老公,而我会得到一辆新车,房子是我名下,房贷大部份也是我扛,所以,老公将搬回去,大伯很有心的,拎了一袋现金给我,并跟我说“辛苦你了“此时,我才落下泪来,因为大伯很照顾我,经常的调解我跟婆婆的冲突,他也知道问题在哪,但婆婆的强势作风,连公公都挡不住,更何况大伯,大伯母给我一个盒子要我到家后再打开,我擦干眼泪后,进行辞祖,拜别他家祖先,就默默离开,剩下的手续就由律师处理过了一周后,大伯与前夫来家里搬回属于他的东西,并将新车开来,也交待会有专人来办过户临走前,前夫握着我的手,并深深的向我道歉,临走前,给了我一封信,就随大伯离开,我从离开前婆家支票没看,袋子,盒子都没看......就顺手的将摆在茶几上的东西,一一看过,老公给的信,上面满满的歉意还附上一张支票,大伯母的盒子,里头都是一些金饰还有金条,而大伯给的钱,也不少,看完后无神的坐在沙发,没有眼泪,没有悲伤,只有痛苦的日子已过的释怀,晃神的过了一周,而这周,我没有伤心难过只有晃神.....这么多年的苦难终于结束,打电话回家说明后,娘家也没什么意见,母亲只有说好好过日子提起精神的去户政事物所办理证件,临出门时,一阵呕吐感让我又退回门内,本以为只是吃坏肚子,吃了药出门去,办好后,到医院上班,几周下来,那种呕吐与闷闷的感觉依旧,就在医院找医师检查,就在熟识的医师检查后,跟我道喜,说我怀孕了,已经8周.....他们并不知道我已经离婚,算算日子,那.....那不是跟阿忠做爱的期间,这.......本想,前婆家,前夫,大伯给的钱,应该能独自养这孩子,但我应该要告诉阿忠吗??这让我再度陷入苦思,几天过后,阿忠约我吃饭,本来应该是欢喜的,却也开心不起来,因为,肚子里的事,要怎样说当然,吃完饭后,到摩铁恩爱,暂时的忘却那难以啓齿的事,也许,这样激烈的作爱,小孩会因此不保,流掉激烈后的温存,阿忠似乎感到我的心情,直问有什么事??细心的阿忠看见我手指上的婚戒不见了也没说什么,只是给了我激烈的吻,而我们又激烈的,疯狂的在几次的体位交换后,相互听着彼此喘息的声音时间到,阿中原本要送我回家,但我拒绝,自己叫车回家,阿中看着我上车,直到消失在他眼前而我顿时哭泣了起来,摸摸肚子,心想“该说吗??“到家后,洗澡时,私密处排出的分泌物,给了我暂时的安慰但夜深人静时,还是苦思着随着时间,肚子越来越大,已经不能用吃胖来掩饰,护理长最先发难,减少我排班,要我多休息,同事才知道我怀孕而阿忠慢慢也发现了,就在一次约会后,阿忠自以为是的说,在这样下去,结局很不好,我当下情绪溃堤,爆哭下我告诉阿忠所有的事,阿衷心疼的抱住我,在我耳边说“我们结婚吧“这下.让我哭得更勐,是开新的哭了隔天下班,阿忠来医院接我,只说去一个地方,莫名的来到百货公司,没以为只是吃饭,就走进了一个珠宝柜阿忠示意柜员,柜员拿出一个斗大的钻戒要我试戴,我莫名的看着阿忠,阿忠点头说“好看吧??“我看着阿忠阿忠又说“好看就戴着“我连忙的想脱下时,被阿忠阻止“除非你不想嫁给我“我听了,停止了脱下的动作转身拥抱阿忠,天啊!!!!!这是人生最快乐的时间,这一刻彷佛时间凝结一样,我终于可以跟我爱的人相守脸上因兴奋的潮红久久未退,阿忠说“今天的你,真美"随后柜员又拿出一对耳环,单颗0.5克拉的钻石耳环为我戴上,我兴奋的说不出话来,拥着阿忠往餐厅去,吃饭时,阿忠从皮夹里拿出了当年与我的合照,还有我嫁人时要人带给她的那对耳环,我看了又红起眼眶“这么多年,你一直带在身边“阿忠说“每当有挫折,苦闷时,就拿出来看一看,心中就会宽慰些“我俏皮的问“那万一没再次见到我,真的就这样孤老终身吗??“阿忠说“应该是看着弟妹都成家,自己的责任也完成,应该也不会去想其他的事,结婚就摆在一边,谁知道缘份是怎样,还好这受伤是值得的"我赶紧的摀住他的嘴,要他不能再说,现在有小孩,你要更当心才是,阿忠牵着我的手什么也没说的看着我,我慢慢的感到会不好意思的低下头,饭后,阿忠说要带我去他家,我没意见,就跟着去家里蛮大的,阿忠说“弟妹都成家,各自买房搬出去了,空下房间,也只是等他们回来相聚有地方住“我看到阿忠床上有两个枕头,阿忠说“一直都有两个,一个是你,一个是我,有时候我会干枕头“我笑着捏他的脸,他又握住我的手“以后就住这里吧,喔!不对,等我迎娶你再过来住,我得再装修一下才好“我娇羞的靠在阿忠胸膛.沈默不语那夜,没有激情,只有如夫妻一样的睡觉,手是牵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