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 月份当时北京的气温还不算最热, 作爲天通苑地区最大的药店的经理我很忙 但却不乱!我知道现在几乎所有的药店都是没有培训的 很多药店的营业员都是排着班的接待顾客 就像是足疗店里的技师当然只会把提成最高的药品推给顾客!有一次我们店里来了个应聘营业员的美丽女孩, 我问她有没有做过这方面的工作她说做过两年了。 那我又问她做过两年了一般的疾病也该知道怎麽指导顾客购买使用了吧!她眉头一扬, 很神气的对我说自己以前在朝阳的连锁药店干时业绩一直是那个店里第一名呢!我听了心里自然高兴啊, 谁不想要优秀的员工呢!当时就在心里决定要把她的底薪加多500 !因爲晓梅姐的信任和刘金哥的支持 所以现在我们的药店我基本是说一不二的!但高兴之余 我习惯性的问了一个我平时最喜欢问的问题 我问她: 那你说一下如果一个1*6 岁急性胃痛的女孩子来买药, 你该怎麽指导她购买药品呢!?她张口就说: 胃痛痛就是胃炎啊 要消炎的麽!给她配个消炎的左氧氟沙星片加上个克拉霉素胶囊再加上个气滞胃痛颗粒总共80多块就可以了!我看着她的眼睛 对她点点头: 你说的很好可以留下来了, 先熟悉一下店里的情况帮忙做做卫生工作吧, 等你把药店里的药品都熟悉好了就让你接待顾客吧!她, 没有从我眼睛里看到欣赏我也没有表现出我的失望!她就像许多来应聘过的女孩子一样, 只会想当然的买药很会推荐高毛药品,刚才八十块的药品, 成本不会超过十元从利润上说她是相当成功的。 但这个顾客估计一辈子都不会再来我这家药店了, 前两种消炎药最大的不良反应就是刺激胃 一般胃不好的人吃了后都会出现3 小时左右的胃痛 何况本身就是胃痛的病人呢!后一种中成药也不对症!这种现象几乎纯在于所有的药店中 但我的药店却不一样!我们店的流水现在平均每天有两万元 所以说我很忙每天都要订许多货但一点都不乱, 因爲我坚持不懈的给店员们培训几乎所有的员工都相当于一个小全科医生, 常见疾病都能诊断实在不能确定的才会问我!每天八点就能下班会到我住的地下室了, 本来刘哥和晓梅是坚持要我和他们一起住的但我觉得就算关系在好, 也不能和她们住在一起!他们俩个很相爱他们没有因爲我的介入而有任何不快, 相反我却被他们的真爱所打动了!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 我住的地下室一墙之隔是个漂亮的少妇 .和她做邻居已经快一年了 我是在2 月前也就是在和晓梅姐恩爱后才开始注意她的。 有几次在晓梅姐家做爱后回来,发现她家的门总是虚掩着, 里面传来了她清脆的笑声!有时候是细细的轻语 有时候是欢快的嗔怪!原来她在于他男友通话 厨房里做着饭所以就没完全的关死门本来我们住的天通苑五区地下室是属于私家住户的地下室, 房东爱洁不喜喧闹8 间房子就租了两间, 厨房卫生间都很干净所以她有时候会自己做点饭吃。 和她正式认识是那一年的七夕,那天我下班没去晓梅姐家, 直接回了地下室。 拿出钥匙要开地下室的大门时发现一个女孩等在们口, 是她我隔壁的少妇!心里有点小激动,我这人有个毛病, 就是爱脸红尤其是遇到自己偷偷观察过的女孩爱更爱脸红, 好像是做了什麽会被发现一样。 那天我就红着脸和她打了个招唿,「嗨, 你没戴钥匙麽!?」她说是的钥匙和钱包一起在公车上被盗了, 还有银行卡和手机!其实说过一句话后我的胆子就大了起来 没想到自己很大胆的开了句玩笑: 「哈哈 这麽说你是在情人节专门等我喽」她嗔了我一眼: 「你快开门吧!」我开了地下室的大门 又打开自己的房门对她说你先进我屋里坐坐吧 我给你打房东啊姨的电话好给你开门她还有点犹豫, 不想进我屋里我这时也不管她直接拨了房东的号码, 没想到房东在遛弯要一个小时后才能回来!我对她说了情况后 不等她回答就让她在我屋里坐着等房东,她可能觉得老在外面更是尴尬还不如大方的进屋里呢!于是她就进了我的狼窝, 呵呵!不是我自吹我的屋子属于很干净整洁简单大那种。 只有一床,一桌,一书柜,一衣柜,一电脑, 和两高高的软埝我就让她坐在我的整洁的床上, 打开了电脑调出了我平时收藏的蓝光高清好莱坞大片 问她想看那一种。 她说什麽都不想看,就想房东快点回来她好回屋。 我说那我随便放一部吧,于是我把《灵幻夹克》找了出来, 也不管她喜不喜欢就开始和她聊天!她介绍自己说她叫余玮是江西的, 我说好名字啊我夸她长得人如其名,玮者美玉也, 有是和氏璧的别名。 她听后很欢喜,就又谈了她的工作。 原来她就在龙德广场里上班,在二楼卖女装, 她男友还在北京读大学要明年才毕业了。 她说话时的样子很可爱,配上她圆圆的脸蛋, 娇小的身材愈发让人想要爱怜她。 我又夸她身材很娇小,很可爱, 她白了我一眼: 「不就是矮点麽, 你也不高吧!」我说那有啊你只是稍稍显的娇小, 确实很可爱呢!她说 我男友就有点嫌弃我的身高!她说: 「我暑假去过他家后, 他对我的态度完全不一样了我知道一定是他的父母不喜欢我, 嫌个子太矮了!」我说: 「那今天是情人节 你男友没来和你一起过啊!」余玮说: 「我也不知道怎麽回事 我手机是下班时丢的下班前他都没打过电话!」我说: 「哈哈 你男友一定是不想和你在一起了!」她没出声 我也觉的不该所这句话赶紧又问她其他的事情了, 这下她竟然自己说起了和他男友恋爱的全过程。 余玮和她男友就像晓梅姐和刘金哥一样也是青梅竹马, 只是余玮高中念完就没在上了她男友的成绩不错考到了北京来了, 她们在高中时就偷吃了禁果她还爲他怀过孕, 最后也是流掉了!本来很是相爱的两个人在这件事上産生了裂痕 本着男友对她发的誓言她还是选择了继续爱他!可是, 感情一旦出现了缺口很多弥补都是无济于事的, 她们的感情就像是沙漏虽然沙子流出的很慢但两人弥补的再多也还是把真贵的记忆一点点的丢掉了!其实那天下班丢手机后, 她用公共电话拨了他男友的手机却一直提示关机, 估计当时她也知道了今年的情人节不是烂漫的开始 却是情人的结束吧!我看她情绪更加低落 于是就去厨房给她那了瓶柚子茶我自己泡了杯绿茶, 没想到回来时她整个人看起来都很洒脱了不少 就像乌云下漏下的一点曦光!于她的可爱中更透着了些许欢快。 她接过绿茶看着我的眼睛对我说,你人真好, 谢谢你!我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烦恼,想开点就行了, 一年前我愁的这地下室的房租都要交不出来了 现在不是过的挺好麽正在考驾照, 准备买车呢!余玮笑着说: 「那时候我很奇怪呢, 你这个邻居几乎都见不到面」我说「呵呵刚找到了现在的这份工作时每天都很用心你们做爱的声音我都没时间去偷听呢!」说完这句我又后悔了, 怕她不好意思但当时说的很自然,随口就出来了, 这也不能怪我。 以前她们在我隔壁做爱声音特大,她叫的厉害, 别看她张的很娇小但做爱是却很喜欢叫。 我随没刻意去偷听,每次做爱却也听了个七七八八!没想到她竟然没有怪我, 还接了话道: 「当时我和我男友还打赌来着 我男友说你一定在偷听还说你一边偷听一边打飞机呢, 不信的话可以等明天你走了翻你门外的垃圾桶 里面肯定有你搽精液的手纸!」结果他们一连几次都没有找到那所爲的手纸 因爲我更本没工夫听他们做爱 更不可能去打飞机了!我又问她: 「那你们的赌注是什麽呢!?」余玮红者脸, 有些犹豫没有立即回答。 我见她犹豫就央求她说: 「你告诉我吧, 我又不会乱说我保证不乱说,如果失信就也依着那个赌注算我输, 这样总行了吧!」这下她竟然两眼放光兴奋的道: 「这可是你说的 我们的赌注就是谁要是猜输了就要给对方舔屁眼!」我顿时惊呆了!以我和晓梅姐的做爱尺度之大 也没有舔过晓梅姐的屁眼啊!听了她这句话我脑海里浮现出晓梅姐在洗澡时偷偷的洗净自己的屁眼, 等着给我舔的期待的幸福的表情又浮现出余玮她男友将她屁股擡起双手托着她大腿用舌尖在她嫩嫩的菊花里刮擦的卖力模样, 还有余玮被舔的销魂陶醉状态。 想到这些我的阳具竟然硬了起来,我脸又红了!赶紧加紧双腿, 不能让她看出我的窘态。 我就装着大胆的问道: 「那你老公舔的你舒服麽!有什麽特别的感觉啊!」她说: 「我叫的声最大的几次就是她被舔屁眼的几次, 那种感觉更本没法表达除非,除非你也被人舔过才能感受的到!」她说了这些脸更红了, 我听了后菊花一痒,紧跟着就是一紧仿佛此刻余玮正在用她的小香色轻轻的舔着我的屁眼样。 我还没回味过来这种感觉,就发现了她用怪怪的眼神看着我, 忽而她笑道: 「嘻嘻你不是在幻想我在给你舔屁眼吧!」我被她的这种坏笑弄的很尴尬, 鼓起勇气说: 「是你说的哦我是在幻想那种滋味, 难道想一下不可以麽!」余玮道: 「嘻嘻 看你的样子和你屋里的情况你不像是个已经有女朋友的人, 你不会还是处男吧!」我说: 「才不是呢 我早就做了真男人了!」余玮道: 「那咋没看到你女朋友来过这里啊!难道也是分手了麽!」我说: 「没交过女朋友就一定没碰过女人麽!」她惊奇的道: 「你不会是去找小姐解决生理问题的吧!」我说: 「哎呀!你别问了 这是我的秘密反正我还没女朋友,也没有找过小姐!」她看我有点急了, 就没在追问了!我又问她现在打算怎麽办 她是爲了男友才来北京的现在和男友也分手了, 今后打算咋办呢!要回老家麽!她说她来北京一年多了, 在这边也习惯了现在的工作也还不错,暂时还想留在北京等到年会了老家在说吧!我说留在北京号啊, 至少我还有个邻居要是你也走了,我就更孤独喽, 一般的房客房东阿姨都不愿租呢!她说是啊, 房东就是太爱干净了又不喜欢吵闹,幸好每次她男友来找她都是很晚了, 等到洗洗睡觉时都十一点多了房东早就睡了, 那时候做爱叫的大点也不怕被瞎转悠的房东听到!我说: 「哼 你们竟考虑房东了有考虑过我麽,好歹我也是二十五六的小伙, 每次你们做爱都那麽吵 知道我多难熬麽!」她说: 「嘻嘻, 原来你也有反应啊我老公还以爲你不正常呢, 还取笑你你个软丁丁!」我听了这话真是气的哭笑不得 不去偷听别人做爱反而被人耻笑了 别人做爱时你听到了不打飞机反而是无能了!太气人了吧!我怒道: 「你那男友虽然每次都把你肏的淫叫连连, 却只是三分锺的好汉有何了不起的,换作是我, 第二天包你走道都困难!」余玮笑道: 「吹牛吧!我男友的下面有十五厘米呢 硬起来一跳一跳的是我的功夫好,我男友说我是天生的极品屄, 叫什麽螺旋屄一般男人都在我这种屄里无法持久的!他还在网上找了图片给我看的!」我一听她是螺旋屄, 下面更硬了这可是极品妙屄啊,我在上大学的图书馆里在中医古籍整理丛书里看到过这种屄的介绍, 说是得到这种屄的男人既幸亦悲!幸的是此妙屄特别的敏感能与男子阳具共应也就是同时高潮 悲的是无论多威风的好汉都无法坚持超过一盏茶的时间也就是十五分锺!真没想到眼前这个可爱的娇小美女就有次屄!听她这样说我真有点动心了 虽然我和晓梅姐做爱很是开心但晓梅也表示过不干涉我的感情, 也支持我找女朋友。 如果能和余玮做一次也不算是背叛晓梅姐吧, 大不了以后对晓梅姐更好点来补偿她吧,嗯, 下次去晓梅姐家做爱时要让她也尝尝被舔屁眼的滋味。 看着余玮得意的样子,我犹未气馁, 我接着又问她: 「那你最厉害的是你的下面喽, 你会口交吗!?」余玮道: 「口交!口交算什麽 我的舌头可是最厉害的 没人能挺的了五分锺!」我说: 「你舔过很多大鸡吧麽, 怎麽知道人人都挺不了五分锺呢!」她道: 「虽然我只给我老公舔过 我却知道我老公可是算在男人里面的佼佼者 他都夸我说只要我的舌头就能通时应付十个男人毫无压力!」我说: 「敢不敢打个赌 你舔我的大鸡吧要是半个小时我还不射就算你输, 你还要给我舔屁眼 要是我输了我给你舔一个月的屁眼!敢赌吗!」她红者脸说: 「你流氓, 本以爲你是个好人却也是和其他男人一样都想偷腥, 我才不上你的当呢!」我见她不爲所动 就又对她说: 「你不是很自信麽, 要是我输了我给你把房租交到年,还给你买个新手机你看咋样!」这下她心动了, 她说: 「反正我也和男友分了你人也挺好的, 要是我输了我就天天和你睡一起你无论把我怎麽样都可以!这下公平了吧, 省的到时候说赌注不公平!好像我欺负你是的!」我看她来劲了知道当然要趁热打铁 干脆直接就脱掉了裤子内裤的帐篷支的高高的, 我指着那帐篷对她说小玮开始吧,等久了怕你反悔了!没想到她正两眼放光的看着我的帐篷, 估计她心想怎麽这麽大啊!可比他老公的大多了!这个时候余玮用她的小手来扒我的内裤上的边 可是因爲我的大鸡吧太长了硬起来时撑得内裤太紧了 使得她扒了几次都没扒开。 于是我拿起她的小手,小手真是嫩软,我一摸到她的小手自己的手指尖却痒了起来, 这种痒一直痒到了我的心上导致我的鸡吧涨的更大了!她一手握住我的鸡吧, 一手扶着我的大腿擡起可爱的小脸,带着害羞的眼神看着我, 轻声的说: 「你这个坏流氓我要开始了哦, 让你知道调戏良家妇女的后果我要把你吸的精尽人亡!」我刚要开口催她快点开始, 她的小口就包住了我的龟头。 哦!到嘴边的催促变成了一声爽到极致的呻吟!只是这一包, 就能叫人骨头都酥麻掉触电般的快感迅速的传到我的大腿根部又向后过了马尾, 顺着嵴柱的神经直通大脑我的大脑马上做出反应就要收缩阴茎跟部的那块肌肉射出精液, 用精液中的碱性成分好来缓解这种快感但是我马上意识到这样不行, 我一定不能输我还没有体会到被舔屁眼的滋味, 也没尝过那妙屄螺旋的味道怎麽能认输呢!脑中灵光一现, 迅速的把肌肉的向前收缩改成了向后收缩 也亏是菊门一紧才完成了这次锁精。 余玮,感受到我的抖动,诧异的看了我一眼, 估计以爲我是个早泄男呢但我终究是没射出来, 还是不能算我输的于是她的小嘴和小舌头开始以最大的力度动了起来!其实, 也不能怪她的诧异我刚刚真是差点就射了出了。 我其实是个敏感体质的人,皮肤过度的敏感, 别碰我一下我就觉的很不舒服要是有人摸我的腰我会有触电般的反应把那人推开, 就连和朋友一起去做足疗时都受不了第一次差点不足疗盆给踢倒了!再加上看到这麽诱人可口的小美人, 神经更是在紧绷的状态想射是在所难免的!这种感觉一过就好了, 我舒服的挺着双腿靠在床头的辈子上,闭眼感受她的嫩舌滑过龟头的边缘, 她娇小的杏口此时被我的大鸡吧撑到了极致, 她的香舌从龟头的马眼到真个龟头的上面 再到龟头冠状沟处又滑到了龟头系带的两边仔仔细细, 认认真真她的舌尖没有放过哪怕是针尖一样大的地方。 我感觉我的龟头就像是包了一团温暖的火焰, 这火焰里还有一片羽毛这羽毛不断的拨弄我的龟头。 我闭眼享受此刻的快感,随着羽毛的波动,我觉得自己也在来回的摆动, 像躺在白云上身心都完全放松,不用使上一丝的力气。 享受这份快感,不用收缩一块肌肉,我身体整个都在完全放松, 两腿间的阳具就像是长在藤上的嫩嫩的乳瓜 余玮的舌头就像是向是那摘瓜的小手轻轻的, 慢慢的试探的,使上一些力气,又不能太大, 这瓜儿欲掉不掉。 而此刻我爽的,只觉得,阳具真的要被余玮摘走了样。 身体软绵绵的,阳具却是硬帮帮的,两个完全相斥的事物怎麽能完好的合在一起呢, 可偏偏阳具在欲软的边缘是最硬的身体在欲硬的边缘是最软的。 这种状态真是太奇妙了。 咕咕……!余玮开始用这种直插到底的方式来对待我的大鸡吧了, 她每一次都把我的大鸡吧吞到跟部然后停留几秒再完正的吐出来, 她的口水和我马眼里流出的粘液从她的嘴角流出 这粘液拉丝在离开嘴巴二十多厘米的地方才舍得断开 地下滴了一滩。 余玮任然在不断的努力着。 咳咳……!我的大龟头挤到了她的声门处, 她被迫咳嗽两声来抵消这种来自声门处的摩擦刺激。 我这个时候没有想和晓梅姐口交的那样去按她的头, 我还是完全的不使一丁点的力气的在享受。 余玮却累的不行了,嘴也酸了,手也麻了,舌头也硬了。 她说: 「算了我认输吧,你太能忍了, 明明都要来了可偏偏就是不射 我累的受不了了!」我说: 「别啊, 我还没爽够呢你看看我这鸡吧涨的多难受啊, 你不管我可不行啊!」余玮说: 「你爱咋办咋办 反正我是不会给你吹了我饿了,对了,房东咋还不回来啊, 都两个小时了吧!」我一看是啊,现在都十点多了, 《灵幻夹克》都放完了估计是房东给这事忘了, 我说: 「不如我们去吃点东西 估计吃完了房东也该回来了!」余玮说: 「好吧,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于是我们去了位于天通苑六区的庆丰包子铺。 京城吃四方,庆丰包子香。 随说庆丰包子没有天津狗不理包子出名但是却很有自己的特色, 狗不理包子贵小,少,失去了包子充饥解饿的原本意义, 庆丰包子却能让人感受到小时候自己家蒸的包子的味道 我平时就特别喜欢去庆丰包子。 我们来到了庆丰包子的二楼,因爲都十点多了所以更本没太多人就餐了, 二楼上就我和余玮我们两人她觉的人少不好还想下去吃, 我却坚持在楼上。 我说: 今天是情人节,虽然我们刚熟识, 但也要留下美好的回忆啊。 她也就不在说要下去了,可她那知道我心里的大胆想法呢!因爲我们都很饿, 所以点的比较多一个水煮肉片,一个熘肝尖, 一个清炒土豆丝还有一个是在进门处的凉菜周黑鸭的鸭脖和鸭胗, 包子我要了半斤素三鲜和半斤虾仁菜心还有当时即时供应的荠菜鸡蛋的包子, 还要了两罐啤酒!我把她那罐啤酒也打开 问她说: 「你来这吃过饭吗!」她说: 「没有啊 我以前路过的时候就以爲是个卖包子的能有什麽好吃的呢, 今天进来了感觉不一样呢!」很快我们的菜就上齐了 我夹了片水煮肉片给她余玮害羞的吃过后说很不错, 她自己就了口啤酒回味起来说真的很好吃呢!我打趣道: 「有我的肉棒好吃麽!?」余玮又嗔了我一眼: 「都一样!都是好色猪八戒的肉!」我大笑: 「今后我的肉棒会管你个够!」她说: 「你坏死了 要不是我从中午到现在没吃饭没什麽力气了才不会输给你呢!有本事回去再让我试一次!」这时候她的一管啤酒也喝完了, 包子也吃了3 个了又吃了那麽多的菜估计是吃饱了, 我也吃的差不多了。 听她这麽说我的肉棒一下子又硬了起来, 心想回去在让她给我舔也还是那个味,不如来点更刺激的。 于是我说: 「这样吧,你现在在这张桌子下面给我舔, 要是我坚持过了十分锺就算你赢要是你还不赢那还是按我们先前的约定你看咋样!」她红者脸低着头不说话, 我也没催讨正在等他思考, 没想到突然又擡起故作神气的对我说: 「来就来, 谁怕谁啊反正现在也没人还有这麽厚的台布也不会被人看到!」我说开始吧, 余玮就钻到了桌子下面!我感受到有一双小手在 颤抖的解着我的皮带我把腿尽力的岔开,身体上半身紧紧的挤着桌子, 左手支撑着身体右手还拿着筷子这一次余玮是直接用嘴巴和舌头包住我的整个龟头, 头和脖子协调配合叼住我的龟头不放来回的旋转。 她在下面每旋转一圈我上面的脑子也跟着天旋地转起来, 太爽了这小妖精的口功太厉害了,我感到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 就在我爽到快不省人事的时候,忽然,从楼梯口传来了塔塔……的脚步声。 还好这脚步声来的及时,顺着声音往楼梯口看一眼, 原来是有一个服务员上来了随便看看。 我看到她赶紧喊: 「服务员,再给我拿罐啤酒来, 要冷冻的越凉越好!」趁着说话的工夫我深深的换了口气, 随着余玮小舌头的旋转我感觉北京的气温也是越旋越高了。 很快冰镇啤酒就送上来了,我迫不及待的抢过来打开灌了一口, 啊……!爽啊!!!里面还带冰渣小服务员看我这客人很有意思, 就好我说: 「啤酒喝的虽爽但还是快一点吧, 我们要关门了!」我说: 「不行快点的话, 我不就输了吗!」我这样说的同时又把我的鸡吧往前挺了挺 余玮听了后又加了把劲我只好赶快的再灌一口啤酒, 趁着又叫了声啊……好爽啊!那小服务员觉得纳闷就问我: 「快一点怎麽会输呢 你这麽喝啤酒真有那麽爽麽?对了和你一起来的那个女孩子是你女朋友吧!怎麽没看到她啊!」听到这话余玮不敢动了, 我却笑的不行 我说: 「她就在你们店里呢, 你帮忙给我找找吧!找到了有奖哦!」那小服务员嬉皮的笑道: 「你情人节可真会过啊 老婆不在就调戏别的美女当心你女朋友今晚不让你进屋啊!」 余玮听她这麽说狠狠的用两片红唇夹了一下我的鸡吧就又开始整根的含到底了, 我表面上只是一哆嗦 随即对那小姑娘说: 「要是我女朋友不让我进屋, 我今晚就赖到你房间去!你男朋友不会打我吧!」小姑娘害羞的到: 「谁要你赖!我没男朋友自己也能打的你满地找牙!哼 敢打本姑娘的注意!「我感觉差不多了就对那小姑娘说: 」酒也喝完了 在不走就有小美女追着打我要以身相许了!你给我结账吧!「那小姑娘说: 」你嘴还真贫啊!「我又对她说: 」我嘴在晚上时候很厉害的哦!「她奇道: 」爲什麽晚上就很厉害啊 你白天不会说话麽!我笑道: 「偶尔白天也厉害呵呵!」正在给我舔鸡吧的余玮听到这里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狠狠的捏了我一下。 这个时候那个小姑娘好像也明白了我话里的意思, 骂了我一句「你流氓」逃一般的走掉了。 我看看时间从余玮的小口包着我的龟头那一刻算起已经是十五分锺了, 于是也不想在忍了 就对余玮说: 「好玮玮, 你再加把劲哥哥要来了」于是余玮便更大开大合的给我含了起来, 激将要高潮的快感一股强过一股的从我的鸡吧传向我的大脑 我现在只能双手抓着庆丰包子的台布拼命的绷直大腿, 脑中一片空白。 以至于那小姑娘给我送找来的零钱时走到我跟前时我都没发觉。 当她说: 「先生,你怎麽了,脸色怎麽这麽难看啊, 你全身还在发抖啊你女朋友还没回来麽!要不要我扶你下楼啊!」当我听到这个楼子的时候终于再也忍精不住的泄了, 我无力的爬在桌子上 对那小姑娘说: 「我没事, 就是有点酒精过敏缓个三五分锺肯定就好了, 谢谢你的好意你去下面做事吧!」她听后犹自不信, 边往下走边扭头看我看我脸色稍缓,也不在发抖才放下心来, 欢快的去了我看到她的背影脑子出现了「有意思的女孩」几个字, 我却不知道在这个女孩此刻的脑中也同样的徘徊者「这个人真有趣」的字眼!等那女孩走了 余玮也从庆丰包子铺的桌子底下钻了出来 苦着小脸说: 「唉!真是斗不过你我又输了!不过你射的也太多了吧, 我来不及厌下去都呛在了我的喉咙里, 现在才喘过来气!」我说: 「你别生气麽, 房租和手机我还是会给你的今晚还要你知道我嘴巴的厉害, 呵呵!」我们从二楼下来时一楼也没有客人了, 看了她们确实要关门了我环顾一圈却没发现和我说话的那个小服务员, 有点失望的推开了庆丰包子铺的大门这时候余玮反而拉起我的手带着我走在了我的前面, 我问她干什麽走这麽要过马路啊我们回去是不用过马路的!她把我推到了庆丰包子铺的对面的金象大药房夜间售药的小窗前, 我对她笑笑: 「我们回去吧我不喜欢戴套套的!我屋里有避孕栓很好用的!」会来时我牵着她的手, 她心里想的是估计我是感觉带套套缺乏快感所以不喜欢戴套套, 而她却不知道我只是因爲每次和晓梅姐做爱都弄坏了许多套套后就该用避孕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