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军是个已经退休的人了,今年60岁,退休之前是公司副总, 由于经常在外面应酬的缘故把一头白发全染成黑色, 外表看上去只有50岁出头。 有个儿子名叫黄荣福,是个公务员;儿媳妇林冰今年28岁, 个头1米65,长头发身材苗条,皮肤白细,翘臀大乳, 在市税务局工作。 黄文军平时疲于外面应酬,如今退休后反觉得很无聊, 要他一个人呆在家里简直是要他的命。 今天刚好是星期五,于是黄文军就决定出去逛逛, 随便去探望儿子和儿媳妇。 黄文军来到地铁站,正值下班高峰期,地铁里挤满了人群, 费了很大的劲才搭上里面夹杂着男人的古龙水、女人浓烈的香水味。 黄文军在众人的推挤之下无意碰到了站在前面的女人的屁股, 那女人只是稍微闪一下并没有回头,差点把黄文军吓着, 真怕那女人突然喊非礼那他的一世英名就毁于一旦。 就在黄文军暗自幸庆之时,发觉自己裤内的小弟弟开始慢慢地涨大, 而且迅速的增大别看黄文军已经有60岁,可是性慾特别旺盛, 以前可是时候天天带酒店小姐去开房如今虽然退休了, 好色的本性依然未改。 在这周围挤满女人的地铁里,黄文军想起了前两天在网上看到的最新痴惑DVD,片中描述了「一女子在地铁上偷东西, 结果被站在她后面的年青小伙子发现小伙子以此要胁那女子, 在地铁大肆抚摸那女子慢慢激起那女子的性慾, 最后威逼那女子和他去开房」。 想到这里,黄文军突发奇想地向四周看了看, 幻想自己也像那小伙子一样但是根本没有发现有类似的情况发生。 看一圈后,黄文军的眼睛回到了刚才被他摸到屁股的女人声身上, 端详眼前这个穿着入时的女人长发垂肩,穿着一件白色的套装, 下面的短裙把身体的曲缐衬托得异常窈窕一双长腿比例均匀的配上肉色的丝袜, 脚上穿着红色的高跟鞋从后面一看就知道这女人的身材很苗条。 「虽然没什么发现,却让我发现了如此漂亮的女人, 要是能摸摸她的屁股那该多好啊!」黄文军吞着口水想着。 就在黄文军思量如何触摸那女人屁股的时候, 地铁到了中山分站这时又有许多人挤了上来, 硬把黄文军往前面女人身体挤去结果那女人的臀部竟然贴着黄文军的命根子, 黄文军受到如此刺激后感觉到自己的肉棒逐渐的充血挺举起来。 前面那女人正在想事情,突然感到有一根硬硬的东西正顶住了自己的肥臀, 惊慌之中无意将手伸到后面把黄文军的肉棒用手推开, 此时那女人才感觉刚才自己推开的是男人的阳具 满脸立刻红了起来害羞的不敢回头看,只是装作不知道。 黄文军本来肉棒已经很坚挺,经那女人用手一推, 更加觉得兴奋头脑里回忆着DVD里的情节,淫心一起, 顾不了许多决定向前面的女人下手。 黄文军开始慢慢地把右手掌贴在了那女人的屁股上, 「啊……这么柔软的臀部如果能把小弟弟插进去那该多好啊……可是周围都是人, 万一被发现那不就完了……」那女人以为刚才人挤不小心碰到 没想到又感到一只强壮有力的手已经摸在自己的屁股上 还轻轻地抚摸着此时那女人又惊又羞,万万想不到自己背后那个男人这么大胆, 竟敢在地铁上性骚扰自己。 黄文军见那女人没有反应,更加大胆地把手慢慢的伸进她的裙内, 手掌在她圆滑充满女人气息的臀部上揉捏透过丝袜享受着皮肤触感传来的快感。 「小姐,你的屁股实在叫人受不了。 」黄文军靠近耳朵边悄悄说,同时从内裤上继续慢慢抚摸她的屁股。 那女人开始忍受不了这样的轻薄,奋力挣扎, 左右扭动着屁股希望能摆脱黄文军恶心的手, 但是地铁内的人太多了人挤人的现象很普遍, 经过一番努力后那女人始终无法摆脱黄文军的手。 本来准备喊「非礼」,但一想起自己是公务人员, 形象非常重要只好强忍着,让后面的手肆意抚摸自己的屁股。 黄文军见那女人不敢吭声,知道她是属于害羞型的女人, 于是充分地享受她的屁股先用手掌在那女人的两个肉丘上抚摸, 接着手指伸入内裤和大腿的界缐沿着裤缝向前摸着 那种感觉不是笔墨所能形容的。 「小姐,你好像有快感了,屁股在颤抖。 」那女人随着黄文军的手的不断挑逗,内心深处的性慾慢慢被挖掘出来, 感觉到下体犹如千万只蚂蚁在爬行一股股「痒痒」的滋味使她差点发出声音, 只是咬紧下嘴唇装出冷静的样子。 黄文军看着那女人的脸慢慢开始红润,于是在她耳朵上嘘嘘吹一口气, 接着伸出舌头在她的耳朵上轻轻地舔着。 「小姐,好好享受吧,我会使你很舒服。 」黄文军不愧为调情高手,在他不断地进攻之下, 那女人已经无法装作冷静而是半闭着眼睛享受着黄文军双手所带来的快感。 这时候,黄文军发觉那女人已经不再刻意躲闪自己的手, 而是轻轻扭动屁股配合自己的抚摸知道她的春心已动, 是实行进一步的好时机于是肆无忌惮的把手移到那女人的胸前, 隔着上衣触摸着她的丰乳接着伸进衣内隔着乳罩试着去抠弄乳头, 用力去抓捏那对柔软的淫乳。 那女人觉得一丝丝的快感慢慢地袭向全身, 口里发出轻轻的呻吟声: 「啊…啊……」在呻吟声的刺激之下, 黄文军双手全部移到那女人的胸前把浅蓝色的乳罩向上一推, 顿时露出雪白的丰乳两粒粉红色的乳头正微微向上翘。 黄文军一边用左手指夹住那女人的乳头,揉搓着那柔软弹性的乳房;一边用右手指探向那女人肥厚的阴户, 隔着内裤狠狠的将中指顶着她的洞口 那女人不由得闷哼一声: 「嗯……!」黄文军接着把手从内裤旁边伸进, 抚摸着挺凸的阴阜用食指轻轻揉捏着那粒敏感高凸的阴蒂, 手指迅速在阴道口磨着然后插入两个手指头用力快速地抽插着, 不久那女人的小穴不断地渗出大量的蜜汁,把内裤都沾湿了。 看时机成熟,黄文军大胆的翻起短裙拉下丝袜和内裤至大腿处, 小穴上露出许多阴毛被抚摸的早已湿透的桃花源洞正微微张开着。 黄文军用手指拨弄着那两片肥美的阴唇, 食指和中指分开花瓣手扶着肉棒便往那女人的阴户里送。 黄文军压着那女人的下腹贴紧自己,腰部一挺, 忍耐多时坚硬异常的肉棒狠狠的从后面插进她美妙多汁的肉洞里 开始抽插。 那女人感觉到自己的阴穴里有异物闯进,全身颤抖的厉害, 失口: 「啊…」在这众人环绕的场合还是第一次这么搞 黄文军越插越兴奋因为这种兴奋和在房里两人偷偷性交更加刺激百倍, 那种随时会被人发现的压迫感充满头脑。 随着狂抽勐送那女人逐渐提高声浪,黄文军怀着强烈的征服感, 向那女人的肉洞深处不停地勐插不一会儿就将阳精射入她的肥穴深处……就在那女人回味着刚才的激情之时, 地铁到了终点站那女人顾不得擦去小穴上的阳精, 急忙穿好身上的衣物随着众人踏出地铁口,而黄文军射完精后, 把肉棒放回裤内也随着那女人下了地铁,准备去找儿子黄荣福。 黄文军一路在后面走着,才发现那女人和他同时来到「益林山庄」(儿子居住的豪宅).黄文军怕被那女人认出, 于是故意在后面慢慢走直到觉得不会再碰到那女人为止。 最后,黄文军来到儿子的房门口,一按门铃, 过一会儿门一打开,走出一个全身穿着白色套装的少妇。 黄文军一见那少妇,不禁愣住了,原来刚才被自己骚扰的女人正是眼前的少妇自己的儿媳妇林冰, 不禁失口道: 「啊!是你……」「爸怎么啦!您老人家来也不事先通知我们。 」黄文军知道自己闯下大祸,担心媳妇认出, 低着头不发一语硬着头皮走进家里。 一进家门,林冰先倒一杯茶给黄文军喝, 「爸今天怎么有空来玩,幸好我刚到家,不然让您老人家在外等多不好啊, 您先喝杯茶媳妇进去换件衣服再出来煮饭, 您今晚就在这吃饭吧!」黄文军回应道: 「你也知道, 我刚退休呆在家里无聊,趁今天周末就想来找荣福和你聊聊天。 」林冰说完就进房间里换衣服,根本没有提起刚才在地铁发生的事。 黄文军暗自幸庆道: 「哇!还好媳妇认不出我, 不然的话不知如何收拾这个残局。 不过小冰好像不把刚才的事放在心上,这是为何?难道她和阿福闹意见, 在外面习惯给男人摸呢?」林冰和黄荣福是大学的同学 当时林冰人长得漂亮书又念得好,有很多男生追她, 可是林冰的眼光很高除了对荣福有好感外,其他人全看不上, 原因是黄荣福长得帅家里又有钱。 现在毕业生竞争激烈,很难找到好工作,除非有后门。 林冰当时最主要就是看上黄荣福这一点,所以一毕业就和黄荣福结婚, 并且顺利的在黄文军的安排下进入了公司。 当时她以为自己是最幸福的女人,可是好景不长, 黄荣福在外面和有钱子弟混在一起慢慢学会了吃喝嫖赌, 经常在外面过夜林冰拿他没办法,心想如果和黄荣福离婚, 那么今天的一切全没有了只好忍着。 所以现在她感觉自己就像个深闺怨妇般的每天等着丈夫的归来, 但是那是不可能的一想到这她的心就彻底的绝望。 林冰虽然不满丈夫长期对她冷落,但是她的虚荣心比较强, 不肯轻易表露出自己的不满天天刻意装成若不其事的样子。 不久,只见林冰穿一件无袖白色T恤、白色的超迷你短窄裙, 粉腿大部分裸露在外T恤内虽戴有乳罩,然而白皙的颈项及椒胸连丰满的乳房, 大部分清晰的暴露在外当走裸体聊天室到黄文军身边时, 看得黄文军脸红心跳。 林冰长期得不到性安慰,满身的性慾无处发泄, 只好经常回到家后就穿着暴露的衣服在家里走动, 展示一下自己的好身材。 此时她根本没注意到黄文军正盯着她看,更不会想到刚才在地铁骚扰她的人是自己的公公。 林冰见黄文军无聊,就走过去坐在沙发上,边翘起腿边打开电视, 在翘腿瞬间黄文军看到了林冰的透明内裤,里面黑黑一片。 虽然已经射了一次,可现在肉棒又硬了起来。 过不了一会,林冰的两条粉腿有意无意的张开, 透明的三角裤紧包着鼓凸凸的阴阜上透出的黑色的一片阴毛都看到了, 三角裤中间凹下一条缝将整个阴户的轮廓,很明显的展露在黄文军的眼前, 黄文军更是看得魂魄飘荡肉棒更坚挺了。 林冰开完电视后,准备起身之时,才发觉黄文军正盯着自己的下身看, 意识到自己穿得很暴露 连忙起身说: 「爸, 您看看电视我去煮饭。 」不久,厨房里传出了一阵阵的切菜声,林冰已经在胸前挂了一条厨巾, 从后面看上去林冰的身材比例相当完美,她的腰相当细, 而臀部非常浑圆硕大看来弹性十足。 「碰!」一声,林冰手中的汤匙掉在地上,林冰马上弯下身子去捡, 白色的超迷你短窄裙被这么一弯腰,整个穿透明三角裤的肥臀, 就这样暴露在黄文军眼前看得他心口直跳,全身发热, 肉棒更加硬了起来。 「该死,我不应该有这种肮脏的想法,她是我的儿媳妇啊!」就在黄文军偷偷自责的时候, 传来一阵电话铃声黄文军接听后知道儿子荣福今晚不回家吃饭, 就告诉林冰一声可是林冰听后马上皱着眉头不吭声。 晚餐只剩黄文军与林冰两人吃,俩人静静地吃着晚餐, 四周静悄悄的除了吃饭的声音,黄文军见林冰心情不大好, 只是低着头吃不敢主动先开口聊天;而林冰正想着这些年嫁给荣福后的日子。 回忆起自己结婚后只有刚开始几个月,老公有碰过自己的身体, 到至今再也没有碰过不禁觉得很寂寞,犹如在守活寡一样, 接着想起今天多亏后面的男人帮自己释放长久以来积压的性慾 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过如此快乐。 突然,林冰建议黄文军和她喝酒,黄文军已经八成猜到儿子经常不回家陪老婆, 所以今天林冰知道他又不回家很生气于是他想替儿子说好话, 就答应了林冰的要求。 俩人不知不觉地喝下了一瓶葡萄酒,林冰本来就很少喝酒, 今天心情很差喝下半瓶酒,满脸通红,说话开始语无伦次, 带着醉意走到酒柜拿出另一瓶酒打开酒盖后, 又朝嘴里倒。 黄文军见了急忙过去阻止,抢过林冰手中的酒, 「媳妇你醉了,不要再喝了,爸扶你去睡觉。 」忽然林冰哭了起来,而且越哭越伤心,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变动, 黄文军不知所措慌忙扶她坐到沙发上, 在身边继续安慰道: 「媳妇, 有什么伤心事尽管告诉爸爸替你撑腰。 」林冰只是继续伤心地哭着, 接着说: 「爸, 媳妇的命真苦啊您要替媳妇做主。 」黄文军问: 「小冰,不要哭了,你说吧!」林冰藉着酒意, 顺势往黄文军身上一倒 抽噎着说: 「媳妇自嫁给荣福到现在, 只有刚开始几个月对媳妇很好之后就很少回家, 经常在外过夜回来也不理媳妇,媳妇现在就像是在守活寡一样, 你说叫媳妇伤不伤心呢?」黄文军一边顺势抱着林冰 一边大声说道: 「那畜生这么对你你为何不早告诉爸呢?你不用担心, 我一定会好好教训他。 不要哭了,你现在还有爸呢,爸会疼你的。 」黄文军一边扶着林冰进房休息,一边不停的劝说着, 而林冰则不断的吵着要继续喝酒。 「不要喝了,我扶你进房休息。 」「不要……还要喝……我还要喝……」最后黄文军强行把林冰扶到房间后, 这时林冰已经醉了,顺势让她躺在床上,坐在床边看着酒醉的林冰。 看着看着,酒慢慢覆盖到黄文军头上,眼睛开始模煳起来, 已经忘记眼前的人是自己的媳妇黄文军的色慾在酒精的催化下, 开始无法控制住自己勐地扑向酒醉睡着的林冰。 第二章黄文军随即褪去身上所有的衣裤,爬上床去贴近林冰美丽的身子。 隔着无袖白色T恤轻轻搓揉着林冰胸前的丰乳, 感觉真有说不出来的美妙。 黄文军从刚才忍到现在,下面的小弟弟已经翘得老高, 正在抗议着。 于是没有闲工夫去仔细端详眼前媳妇的性感身体。 黄文军伸手开始脱掉林冰身上的衣服和裙子, 此时的林冰已经沉浸在酒精之中朦胧之间错认黄文军是自己的老公, 于是扭动身体好让黄文军顺利的脱下她的衣服。 不久,一具雪白光滑的裸体呈现在黄文军眼里, 头一次近距离的面对儿媳妇的肉体黄文军感到异常兴奋, 他全身颤抖地开始舔吮林冰身上的每一寸肌肤 吸啜着或轻咬后留下齿痕很快地在林冰的肉体上沾满着唾液或红印。 接着,黄文军先用口含住林冰的一边美乳, 一手揉搓着另一边在一双美乳都吸含过后,双手尽可能的搓弄着那一对美艳的淫乳, 同时盯着下面长满阴毛的两片阴唇。 虽然林冰已经醉了,但是还能感觉到黄文军的手搓捏她的乳房愈来愈温柔, 使她的乳房开始胀大乳头突了起来,蜜穴也开始流出一些淫水。 就在黄文军温柔的爱抚下,林冰愈来愈舒服的呻吟起来, 而林冰意识中认为是自己的老公荣福所以一点也没反抗, 而且主动配合着。 黄文军轻轻的摸弄了林冰茂盛的阴毛一番之后, 就用手指拨开她的两片阴唇用中指插进林冰的蜜穴里, 随后不停的抽插着。 林冰受此一刺激,肉穴里涌流出大量的淫汁, 沾满了黄文军的中指随着黄文军的中指在她的蜜穴里抽插, 林冰的蜜穴愈来愈骚痒难止了。 「阿福,我要……快……插进来……」经过一番挑弄, 林冰早已娇喘连连下面的美淫穴则早就湿成水乡泽国了, 两个乳头则被黄文军吸得红通通淫荡的高高翘起。 黄文军在林冰的催促之下,完全丧失了理智, 一边手握肿胀的肉棒一边将林冰的两片阴唇分开, 随即将肉棒插进林冰的蜜穴挺动着身体开始抽插起来。 黄文军把林冰的美腿架在自己肩上,强力的插着林冰的蜜穴, 因为这样可以插到淫穴的更深处又可同时玩弄林冰那丰满雪白的美乳。 「喔……喔……重一点……啊……要……」被插入肉棒后的林冰像被电击般的失去知觉, 喃喃地呻吟着。 黄文军搂着林冰的腰,肉棒深深插入蜜穴的花心, 快速地在林冰的蜜穴里做起活塞运动来。 不久只见林冰娇靥流满了香汗,媚眼翻白, 樱桃小嘴也哆嗦不已 口里不停地呻吟道: 「啊……哦……快点……我有些……受不了了……」在林冰的淫荡浪声刺激下, 不由得使黄文军尽情地晃动着屁股让大肉棒在她的小穴中一进一出地插干了起来。 而林冰也在黄文军身下努力地扭动挺耸着她的大肥臀, 使黄文军感到无限美妙的快感。 林冰愉快地张着小嘴哼着,媚眼陶然地半闭着, 她内心的兴奋和激动都在急促的娇喘声中表露无遗。 可见她已经饱受孤单寂寞的摧残,已经很久没有得到丈夫的爱抚, 此时隐藏内心深处很久的性慾得到真正的释放 犹如干柴碰上烈火般一发不可收拾了。 这时抽插的速度和力量,随着黄文军渐渐升高的兴奋也越来越快了, 趐麻的快感 使黄文军不由得边插边道: 「喔……好紧啊……爽……受不了了……小福真是不懂得享受……」林冰躺在床上曲起两条雪白的玉腿, 分得开开的黄文军伏在她的身上,气喘吁吁地耸动屁股, 肉棒在淫穴里进进出出的抽插着而她配合着把肥大的屁股直摇, 嘴里不停的浪叫: 「嗯……嗯……好……好爽……用力……啊…… 太舒服了……」林冰那淫荡的表情 浪荡的叫声刺激得黄文军暴发了原始野性慾火更盛、肉棒暴胀, 再也顾不得温柔体贴怜香惜玉,紧压在她那丰满的胴体上, 他的腰用力一挺作出最后的一轮冲刺。 在黄文军勐烈速度的上下抽动下,使林冰的快感更上一层楼, 不停地受到勐烈的冲击很快地林冰几乎达到了高潮。 「啊……我不行了……我爽死了……喔……大肉棒……干的我好爽……喔……」黄文军用力抽插着, 林冰这时下体有着非常敏感的反应她嘴里冒出甜美的哼声, 双乳随着黄文军的动作摆动。 「对……啊……我死了……喔……泄了……喔……」林冰勐的大叫一声, 达到了高潮而她的阴户仍吸着黄文军的肉棒, 双腿紧紧地缠住他的腰。 黄文军又奋力地冲刺了几下,然后将大肉棒顶着林冰的花心, 全身一哆嗦然后将一股又浓又厚的阳精射入了林冰的子宫深处。 高潮过后的林冰紧拥着黄文军,下半身则紧紧的和黄文军的下半身紧贴着, 俩人的大腿交缠在一起。 林冰还没发觉黄文军的身份,还沉醉在刚刚的性欢愉当中, 带着满足感缓缓的睡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