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肚山游记。

那年,我大三,就读于台中某国立大学, 由于父亲是从事甲级营造建设的生意母亲在闲暇之余从事直销, 竟让她一做做到某公司的蓝钻有就是最高阶的直销商, 因此我的家境算是非常富裕。 在我高中毕业那年,本来是打算出国念书的, 但是爲了我的女友我决定留在国内就读大学。 我的女友是台中某私立女中毕业的,我们是在逛文心路时认识的, 这又说来话长了;毕业后她考上了台中的私立大学 这时的她是大一新鲜人。 我的女友长得有点想铃木保奈美,不过比他的五官更细致一些, 还带点娃娃….脸的味道。 她的身材不算丰满,可是很均匀,加上皮肤很滑嫩, 还有我最爱她的大腿和小腿了。 有一次我们在逛街时还有人说是某家广告公司的, 要找她去试镜拍某家丝袜的广告呢!另外,最让人心醉的就是她的敏感度了, 呵……这也是她最另我着迷的地方。 话说那天,我们去KK疯了一个晚上, 到12: 00时又跑去What’sUp看星期三的劲舞大赛(其实是辣妹脱衣大赛), 我们在KK跳时有几个很斯文的年轻小伙子趁我上厕所时, 跑去跟她搭讪。 对了,忘记了介绍她的名字,她叫做筱岚, 我都叫她岚她也很大方的就和她们聊起天来, 原来他们还是她学校的学长于是在我出来时, 就很自然的跟他们聊起天来。 …..这时,我就已经发现,他们一伙四个人, 眼光都离不开小岚在她的身上飘来飘去。 岚穿了一件黑色短裙,黄色紧身衣,还露出了一截肚子在外面, 这些都不打紧我觉得最吸引人是她除了裙子短, 腿长外她穿了一双高跟的凉鞋,绑在腿上的细缐, 外露修长的脚趾透露出一股无法言语的性感;再加上她的舞姿, 含蓄却又撩人她总是那麽轻微的摆动着她的双臀, 但那姿势和表情却又如正在享受最爱的快感一般 或许是她练过爵士舞吧!所以动作是那麽的细致……就在我们要离开KK赶往What’sUP的时候 我又尿急起来(可能啤酒喝太多了)所以先跑去上了一次厕所, 在回来和他们告别。 在开车前往UP的途中,岚告诉我,他们之中刚刚有人说她很性感, 不应该跟我这种土豹子在一起还用手肘轻轻碰了她的胸部, 然后轻轻爱抚她的臀部…她很生气,但是想说要走了, 所以就算了。 我还安慰她,这种事是因爲她太有吸引力了, 才会让别人失控她应该要骄傲才对……到了UP, 跳没多久我们赫然发现他们四个也到了,心理奇怪, 他们怎麽会知道我们要来这他们说是本来就要来看SHOW的, 我想也有道理我们能这样赶场,难道别人不行吗?所以也就不以爲意。 不过这次由于之前KK的事,我和岚决定不和他们坐一起, 在加上UP有一堆我的朋友所以闲聊几句之后, 我和岚就回到我的朋友中去了。 在UP跳舞时岚一直跟我抱怨,他们那四个的眼光很无理, 我也不以爲意叫岚不要在意,后来也就相应不里了。 一直跳到了凌晨2: 00左右,我想该走了, 于是和我那群DJ朋友 大约4: 00在KTV之后, 就和岚离开UP我们讨论了一会,决定到大肚山看夜..景, 打发这两个小时顺便休息一下。 (其实我是比较想直接去宾馆的,可是岚想吹吹风, 所以我想在车上也不错……)到了大肚山, 我们把车停下来就下车往古堡内走去,这里我们来过了无数次, 从高中时期起走过了古堡,从另一个通气口出来, 就是一块平坦的草皮而这里知道的人很少,我们就坐下来, 东聊一点西扯一点,从学校发生的事到社会新闻, 政治事件……从月光下看岚又是另一种风情, 慢慢的我搂着岚的手,缓缓移向她的腰际,另一只手轻抚岚的秀发, 双眼直视岚清澈的大眼睛然后轻轻的吻了上去, 我的舌教缠着她的舌轻抚秀发的那只手移到她的耳垂, 轻轻的用指甲括她的耳垂,还有她的粉颈、上臂、腋下, 还有她的乳房四周她的背部。 而原本放在腰部的手早就在她的臀部、大腿外侧游移, 最后停在大腿内侧的…..敏感部位四周轻轻的揉、捏……就在这时, 我突然感到一阵风声于是本能的反手一挡,是一根木棒;袭击的人似乎惊讶于我的反应, 呆立在那我一看,原来是那四个人。 「想干什麽!」我怒斥。 里面看起来有一个颇壮硕,另一个带着金边眼镜, 非常得瘦不过很高,有185公分,剩下的两个并不足爲惧, 一个拿着木棒一个站在远方,好像不敢过来, 不过他非常的瘦小。 「独乐乐不如衆乐乐嘛!」带眼镜的说话了, 刚刚在KK就是他摸岚的。 「大家都是读书人,你们冷静点,不要自毁前程。 」我说。 「冷静?就是你马子太骚,害得我无法冷静, 叫她让我们爽一爽就没事啦呵……」壮硕的运动员说话了。 「干!闭嘴!」听到这话的我再也忍耐不住, 首先向运动员发难;从大一开….始我就加入国术社练拳至今, 所以三年的功夫虽然不深一般人却是可以应付自如。 运动员转眼间就被我在胸口,太阳穴两处重击, 蹲在地上喘气;眼镜仔似乎很惊讶我的能耐不果马上就镇定下, 我撂倒了运动员后心中盘算,已经稳操胜券了, 于是转身走向岚牵着她要离开。 这时,拿木棒的发难了,从我后方打来, 这一招早在我预料之中于是乎一个闪身、架拳, 在一个最基本的正拳轰在他的人中部位。 (又倒一个)我在心中盘算着。 回头一看,眼镜仔不知何时已经往远处跑去了, 我也不想追他于是转身就走;忽然听岚一声惊唿, 我感觉到双脚一阵巨痛立足不住,软了下去, 回头一看是那个最不起眼的矮个子,(失算了!)「岚!快跑!」我挣扎着爬起, 双足站不太稳我知道这次遇上了劲敌,从他的扫堂腿, 可黄牛好以看出他浸淫在拳法中的日子不浅双足未受创可能都不是他的对手, 不应该说肯定不是对手。 我斜眼一瞥,岚还在身后,「快跑,我打不过这家伙!」「呵, 你现在才知道啊!」矮个子拧笑着「看不出来你是练家子, 不过还练不到家只能骗骗外行人罢了!」不错, 社中我是最混的,抱着练身体的想法,在加上个人外务多, 又要陪岚三年多的练拳其实是三天捕鱼,两天晒网的。 「可恶!」忍着疼痛,我施出全力的一击, 眼看着他身一蹲躲过了我这一拳,我就知道我完了, 随着后颈一痛我失去了知觉……「不要!住手啊??」我被一声尖锐的叫声唤醒, 挣扎着想起身时发现双足双手都被反绑,固定…在木棒上, 映入眼中的是我最怕的画面: 运动员和拿木棒的小子一个人压制着岚的双手 另一个压着她的脚踝岚正死命的挣扎着,而眼镜仔正用淫荡的眼光盯着岚的大腿, 而那个矮个子却只是表情木然的站在一旁似乎这一切和他无关。 「嗯,真是漂亮,我搞过这麽多美女之中, 你算最令人失控的了;不过放心吧,我一定让你爽到极点的……」只见那眼镜仔拿出一罐瓶子, 里头装了一些胶囊似的东西「呵……这是从非洲土着要来的药方喔, 绝对棒的来吧!」说完就捏着岚的鼻子, 强迫她吞下两颗然后蹲在蓝的旁边,开始脱下岚的衣服,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将岚的紧身衣脱下。 岚今天穿的是一件粉红色,半罩的胸罩, 刚刚好大小匀称的胸部,眼镜仔一看到,眼睛亮了起来, 旁边压手的两个早就在滴口水了,而本来事不关己的…..的矮子, 也不禁看了两眼。 就在这时,我赫然发现,眼镜仔所蹲下的位还有他们压制岚的位置, 都恰恰好能让我完整的看到每一个姿势和岚的表情, 眼镜仔看了看表「下了两倍的药量,应该快了。 」边说话边从容的脱下自己的衣裤,露出他干瘦的身材, 和异于常人的大老二。 就在眼镜仔脱光之后,他又动手脱岚的裙子, 找到了拉炼一拉,岚的短裙就应声而下,露出修长的粉腿, 细致的肌肤在在憾动着在场人士的目光。 「真是极品!」眼镜仔喃喃的说着,双手开始抚摸起岚的耳朵, 而另一手抚摸岚的上臂。 我不能不说他的技巧很高超,他用非常轻的动作, 括着岚的耳垂和上臂然后慢慢的游移着,一手从耳垂移下轻轻的抚摸的颈部, 另一手往胸部走去却又绕过它,再从深沟中抚摸而下, 解开胸罩的扣子缓缓的脱下胸罩,像在和情人黄牛好做爱般。 岚的脸这时泛起了红晕,从她的表情知道她仍在抵抗, 双眼瞪着眼镜仔但红晕却不断扩大,显示药效正逐渐发挥效用, 而从岚身体的扭动有可以看出岚的力气这在一点一滴的失去。 就在这时,眼镜仔突然低下头去,亲吻岚的粉颈, 然后用舌头舔起来从乳沟向下到乳房下方、腋下, 再绕回到颈部他就是避开乳房不亲;另一只手在大腿上抚摸, 一下又用力柔捏她的大腿内侧一样避开岚的秘密部位。 就在这时,岚已经几乎全身赤裸了除了穿着一条底裤之外, 而我也发现岚底裤的中央,正逐渐湿了,眼镜仔的爱抚很有耐性, 足足持续了15分锺。 就在眼镜仔不断的爱抚下,我发现岚的动作渐渐停了下来, 不再挣扎偶尔还会顺着眼镜仔的爱抚扭动腰部, 看来岚已经有性欲了她只是在不断的强忍之…..中, 不知道何时她的堤防会崩溃……眼镜仔似乎方现了这点, 于是他更好整以遐的挑逗着岚的每一根神经挑起岚的情欲洪流, 岚似乎还在不断的强忍着她的眼神开始涣散了, 但是从她用上排的牙齿咬住下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看来她的理智还在并且正努力的搏斗着。 可是残忍的眼镜仔,不给她任何的喘息机会, 在她的耳边吹气 并用下流的言语挑逗她: 「宝贝, 很爽吧!你看你的腰扭成这样看看你,哇!都湿成这样子了啊, 真是好色!」「你……你乱说……啊??」就在岚忍不住而辩解时 眼镜仔的嘴吻上了乳尖另外,在大腿内侧抚摸的双手, 也同时准确的覆盖在岚的阴部突如其来的袭击, 加上岚正在说话在来不及闭上嘴巴的同时,欢愉的声音已经流泄而出, 叫出声的岚警觉后立刻将嘴闭起来。 ….但眼镜仔并不会这麽轻易的放过她,「我从KK那摸你时, 就知道你是一个敏感的荡妇了你看,不是爽的叫出来了吗?还要否认!」满脸通红的岚不敢再回话, 只能继续紧闭着嘴咬着下嘴唇忍耐着。 眼镜仔开始对岚的阴部展开攻击,虽然隔着内裤, 但他的手指准确的在岚最敏感的小豆子附近划着圆圈 一圈一圈不急不徐,彷佛永无止境似的,不断的划着……终于, 岚的臀部轻微的擡起又放下这个细小的动作逃不过眼镜仔的法眼, 「唷有感觉了喔……」一面揶揄着,眼镜仔依旧不停的划着, 再划着而岚擡起屁股的动作也渐渐多了起来, 动作也愈来愈明显。 最后,她的屁股整个离开地面在空中晃动着, 而她的眉头紧皱牙齿咬的更用力了,整个身躯已经泛起一种娇艳的粉红色, 这是我和她之前做爱所没有的情..形而眼镜仔仍然在挑逗着她, 还是不碰触阴蒂只在整个阴部游移。 此时岚的唿吸已经非常的急促了,她开始长长的深唿吸来纾解忍耐到极点的神经。 而眼镜仔发现了这点, 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你忍不住了?叫吧!」岚只是不断痛苦的摇头。 「是吗?你真是倔强,好,让我来帮你吧!」就在岚唿出一大口气, 正要吸气的同时眼镜仔看准了时机,用中指和食指, 轻轻的夹住了阴蒂轻柔的对它按摩,抚摸……「啊……不要, 唔……嗯……啊……啊……」岚万万没想到 她的对手是如此厉害她所有反抗的招数都一一被破解, 连最后也忘情的叫出声了这一个打击,使岚彻底的崩溃了……「啊……喔……啊……嗯……」岚扭动着身躯, 不停的叫出声音。 「对嘛!就是这样!爽就要叫出来嘛!再大声点!」眼镜仔胜利的对着我微…..笑, 我则回以忿恨的目光。 「不要恨我,你看你马子,她也爽成这样!不信?我告诉你, 我会让她开口求我干她!」「不可能!」我大声的叫着 我相信再怎麽样岚也不可能作出这种事。 「是吗?好,如果她不求我,我就不干她!」眼镜仔说完, 便再也不里我全神贯注在岚的身上……「岚, 想不想做爱嗯?」眼镜仔温柔的对岚说道。 岚全身已经香汗淋漓,而身体也随着眼镜仔的爱抚而摆动, 但是她残存的理智与坚持仍让她摇头。 「你听到我的话了是吧?没错,只要你不求我, 我就不干你你就没办法得到我的大鸡巴了喔!如果你说好, 我就会用大鸡巴搞你让你爽到天边喔……」眼镜仔说完, 那只手突然停止爱抚岚的阴蒂岚感觉到了,睁开眼看着他, ..我看到岚的眼中充满了欲火她的眼睛半开半闭的看着眼镜仔, 眼镜仔开始动手解决岚身上最后的那件而岚也任由他脱去她最后的防缐。 「跟我做爱,好吗?」岚半开半闭的双眼开始恢复神智, 因爲眼镜仔停止对她的刺激但是她却很明显的, 全身都很需要爱抚她的身体此刻非常需要慰藉, 终于岚开口了: 「不要!你这个王八蛋 你给我磙!」眼镜仔依旧老神在在: 「没想到你这麽坚强, 可以克服药物对你的控制不过,呵……你今天是我的!我还有绝招没用呢!」岚早已无力挣扎, 只能任由眼镜仔将她躺平蹲在她双腿间用手拨开她的大腿, 然后将嘴唇凑上岚早已湿透的花瓣尽情的吸吮着。 就在眼镜仔舔上岚的阴部时,岚又掉进了欲望的深渊, 她忍不住将脚夹紧眼….镜仔的头把整个阴部往眼镜仔的脸上靠, 而眼镜仔依旧不急不徐的舔遍整个阴部,再用牙齿轻轻的含咬住阴蒂, 岚的下身禁不住抖动起来。 「啊……噢……哈……」岚整个人已经无意识的在喘着气了, 在眼镜仔的攻势下岚往高潮的峰顶迈进。 眼镜仔放弃了美妙的小豆子,改用嘴唇在阴道口四周, 以绕圆圈的方式快速的舔着这更增加了岚的焦躁感, 岚开始自己快速的矲动腰肢想要寻求高潮。 而就在她快要到达的前一刻,技巧高超的眼镜仔停止了一切的挑逗, 将头离开了下半身 移到岚耳边: 「想得到高潮?」「亲我!」说完不容岚反应, 便覆上了岚的双唇撬开蓝的牙齿,舔吸着她的津液, 并用他那巨大的龟头抵着岚的花瓣轻轻揉揉的摩擦, 有时龟头尖端进去了一点却又马上出来。 $$$$$「跟我做爱,好吗?说好,你就可以得到你要的, 只要说『好–!>。 嗯?」「不要……不要……」岚仍然在做最后的挣扎。 「小傻瓜,你今天已经是被插定了,你看, 我的龟头已经进去了只要你说好,说吧!」「不……绝不……」眼镜仔的耐性, 真的是没人可比他再从头开始,吸吮乳尖、爱抚脚趾、膝盖、屁股, 岚全身的性感带而且适用嘴和舌,不停的挑逗着;最后, 他又来到了阴部。 这次,他用舌头舔进了阴道,找到了G点, 使它变硬同时用大拇指爱抚阴蒂,就在岚快高潮时, 再次退开然后再次重复。 如此三个循环下,足足做了半个小时,最后, 他看看岚已经完全的失神了。 他再次的用龟头顶着阴户, 轻轻的咬着岚的耳垂: 「给我, 好不好?好嘛?..拜托啦……」这次他用类似情人求爱的语气 终于岚点了点头: 「嗯……」「什麽?『嗯–!>是好还是不好啊……」眼镜仔知道 已经开了的心防是不会关上的,于是更进一步, 要更露骨的答案。 「好……」岚好像在梦呓。 「好就是要跟我做爱啰?」眼镜仔实在太厉害了, 他知道岚已经受不了了才会藉由他软化的语气, 给自己一个台阶、一个理由。 但是,其实她已经想要被插、想要高潮想疯了。 「对……嗯……」岚有点忍不住的,用屁股往上顶, 但眼镜仔早就顺着往后退不让自己进入。 「那麽你要说: 『我想跟你做爱–!>才行。 」眼镜仔现在的目标,就是化被动回到主控, 看来岚是没有抵抗能力的。 「过分……不要……」岚的家教让她无法主动要求。 …「快说!……」眼镜仔用高速使龟头在阴户上摩擦, 使岚快感升高却无法获得满足。 「我……我想……跟……做爱……」岚含煳不轻的说着, 但这一出口就已经输了……「什麽?你说啥啊?」眼镜仔继续挑逗岚。 「我……想跟你……啊……」就在岚说到一半的时候, 眼镜仔突然狠狠的插入然后只见他慢慢的拔出来, 之后再缓缓的插进去只插入三份之一,又拔出来。 他擡起头, 以胜利的眼光看着我: 「还有呢!好戏在后头!我想, 你以后再也无法满足她了!」的确眼镜仔的老二真是我见过最大的, 足足有25公分以上所以他虽然只进去1&#;3, 也已经带给岚莫大的快感了。 只见岚双手抱着他厚实的背,双腿也盘起, 夹紧他的腰臀部随着他每一次的插入,前后的摆动着。 眼镜仔九浅一深,高超的房中术,吊足了岚的胃口, 也….使得岚更加的淫荡、忘我……她激情的追求着快感、高潮的来临。 眼镜仔看见已经时机成熟了,他开始冲刺, 用他硕大的阴茎刺进岚的体内再狠狠的拔出, 就在眼镜仔刺了5、6下时岚的双腿张开到最大, 腰部用力挺起我知道她要高潮了, 而这时眼镜仔说话了: 「喜欢吗?」「嗯……」「『嗯–!>是什麽意思?」「……」「不说清楚我要停下来啰……」说罢眼镜仔便放慢速度。 「不要!」「什麽不要?」「继续……」「继续什麽……」「继续……做啦……讨厌!」「呵……小可爱……你要说『干我–!>才要继续……」「好啦……继续干……讨厌鬼……」「呵……干谁呀?」….「你……干我啦……」「你是谁啊?」「我叫筱岚……」「我叫国栋, 你爱不爱我……」「爱……」「不行 你要加名字。 」「啊……筱岚爱国栋……」「爱不爱我的鸡巴?」「爱……」「说啊!」「筱岚爱国栋的大鸡巴……求你, 快干我!」「好……哈哈哈……」他用他的大鸡巴开始做最后的冲刺 一下快过一下、一下勐过一下瞬间,岚就爬上了高峰, 而眼镜仔依旧持续冲刺岚接着第二次、第三次的高潮袭来, 只见她嘴角微笑妙目半闭,配合着疯狂的叫声, 扭动着恼人的腰肢夹紧她修长的粉腿,承受着一次又一次眼镜仔的插入。 这时,眼镜仔突然慢了下来,「我们换个姿势吧!」他说。 …..岚顺服的转过身坐在眼镜仔的上方,用她纤细的双手, 扶正眼镜仔的大屌对准自己的洞口,缓缓的坐了下去。 眼镜仔的屌真是大,岚马上感受到摩擦的快感, 整个身子往后仰 发出类似吼叫的声音: 「啊……噢……噢……哇……」眼镜仔只是偶尔向上挺几下, 其它的都是岚在主导。 看来,她的淫兽已经完全释放了。 眼镜仔休息了几分锺后,又换一种姿势, 这个人真是个中好手他一连换了十几种姿势, 岚得到的高潮次数也早已数不清平均每种姿势就有三次高潮。 眼镜仔的体力很好,一直操了她两个多小时, 才将精液射在岚的体内并将屌抽出来,放在岚的眼前, 而岚竟然自动的舔起来还包括睾丸、屁眼也都一律舔干净……之后, 我在医院躺了一个多月双脚被扫断而上了石膏, 期间岚也持续的在医院陪我。 对于那晚的事情,我俩很有默契的,谁都不提, 虽然常常在我们的对话中常常会有异常的沈默, 但是两人总是很有默契的找话题带开也因此, 我一直都没有发现在岚的眉目间有着一股深深的哀愁, 以及一些隐藏的心虚表情。 后来,我才知道,就在我住院期间,我就失去她了。 。

上一篇:班花在网吧裸聊自慰时被我发现了。 下一篇:女教师韩雪的哀羞。